|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歷史軍事 > 重生棄女當自強 > 第四百五十八章 險惡
  顧少鈞說道:“昨夜回到家里,爺爺還沒休息在等著我,隨后父親、二叔三叔也過來,我們談了半宿,話題比較寬雜,爺爺提到了這個公孫氏,只說他們是心志堅定的修真家族,幾百年來,公孫家族都是隱世而居專心修煉,即使那些不修煉的子孫,也不會入世為官追逐名利。 顧家先祖有手札傳于后人,其中記載重大事件尤其是恩怨人情都著重說明,沒有提到與公孫家族有交集。爺爺從少小到青年時代,沒見過公孫家的人,對公孫家的了解來自于曾祖父,曾祖父因為顧家斷了修真傳承耿耿于懷,一直很想與公孫家交好,希望能得到這方面一些幫助,并做好準備答應交換條件,但公孫家神秘莫測,難覓蹤跡。有一次京效某個望族舉行宴會,爺爺和唐爺爺跟著兩家大人也去了,據說,那一次就有公孫家族的人出現,但我們的爺爺都沒見著,之后更加沒機會相遇,所以,顧、唐兩家與公孫家,不太可能存在仇怨。”

  “可是如果沒有仇怨,公孫家為什么對顧家下這個黑手?”

  “我也鬧不明白。”

  顧少鈞抿了抿嘴唇,眼眸暗幽如深海:“這就回去,和爺爺再確認一下,畢竟他們手法陰毒用心險惡,完全是要將顧家趕盡殺絕、傾覆滿門的架勢,或許,是上一代人之間存在什么過節呢?如果查明不是顧家的錯而是他們肆意妄為,那么公孫氏就得承受后果,不是以修真家族自傲,覺得超凡脫俗不同與眾嗎?就讓他們到此為止,夢想、希望什么的,統統沒有!首先是動手破壞我們家守護陣的人,一定饒不了!修真者對修真者,講的是修真世界規矩,不受塵俗律法約束,他們敢暗地里下黑手,我們可以做得比他們更隱蔽!那個公孫如雪,不管公孫家有理沒理,她敢算計你,就必須受到懲罰:讓她離開京城,銷掉所有修為,從此再不能修煉!”

  小曼點頭同意,對公孫家沒有半點同情。

  前世因為守護陣被破壞,顧家陷入消沉低迷,再沒有機會復起:顧爺爺病癱之后堅持活了兩年多即去世,顧少鈞戰場上回來渾身傷病,不但站不起來了,連北方氣候都適應不了,只好離開京城長居南方……顧少鈞死后不久顧少鋒也殉職,偏偏顧家子孫越來越少后繼無人,顧家老宅僅有顧少鋒之子獨木難支,顧少錚正牌夫人只生得一個女兒還是先天心臟病,他倒是養著很多小情小蜜,傳言私生子女無數,但從沒見他帶在身邊,更沒有帶回家認祖歸宗;而顧少欽因為體質問題以及父母原因,宣稱不婚,顧少玲,更是做掛名母親幫人家養孩子……顧家最終不得不淡出軍界,走向凋零沒落,從守護陣這方面說,當然得找公孫家族算帳!

  這一世,公孫家族出現在京城,公孫如雪處心積慮接近并算計小曼,如果小曼沒有點背景和修為讓他們有所顧忌,只怕早被生吃活剝了,可見公孫家族并不是什么好人!

  既然有本事窺探覬覦別人,就該承受得住反擊。像小偷行竊,他得手了失主就倒霉,有的失主甚至因為丟失救命錢而痛失至親,這種行徑有多可恨受害者最清楚,一旦抓住小偷,吃他肉喝他血都不足以解恨的。

  顧少鈞和小曼離開不久,公孫重山和公孫長亭幾個就回來了,公孫如雪雖然內心忐忑不安,但還是把發生的事情如實告知祖父和父親,公孫太太又將顧少鈞寫的那張箋子呈上,公孫重山、公孫長亭呆楞過后,便一致責怪公孫如雪不知輕重擅作主張,這下好了,越想著躲開顧家,還越是招惹上了。

  公孫重山無奈之下,當天就往老家打了個電話,正好他父親公孫離出關處置幾件族中事情,接到電話,大罵他們父子成事不足敗事有余,之后倒是答應很快趕過來。

  顧少鈞推斷得完全沒錯,先前公孫重山和他兒子公孫長亭以及兩個孫輩確實在花房里邊打理花卉邊閑談喝茶,而顧少鈞為了讓小曼盡快看清公孫如雪的真面目,一路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