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武俠修真 > 贗太子 > 第三百九十五章 盤外招
  儒家講究的是綱常,太子雖死,只要沒有明旨廢黜,按照規矩就應該傳給太孫,蘇子籍只要一被承認是太子之子,就有著名正言順爭奪大位的資格,甚至有不少人出于綱常就支持。

  雖未必能成,可必是一大威脅。

  “怎么辦,怎么辦?”

  傾力在肉體上殺死蘇子籍?這念頭是想過,可父皇看得緊,自己幾次想伸手到軍隊,卻被拔除警告。

  沒有軍隊,靠江湖人去打殺蘇子籍?

  這簡直是可笑,一幫甲兵就能把所謂的江湖人殺的片甲不留。

  難不成還能去靠妖怪?

  想到了妖怪,齊王一怔,停下了踱步,眸子漸漸深沉:“這棋盤是父皇的,自己都僅僅是一個棋子,在棋盤上身不由己。”

  “要擺脫這困境,以父皇的英明,在棋盤規則下,怕是不成了,就算努力一萬次,還是打回原形。”

  “現在,要的是盤外招,而盤外招,就是天命。”

  “天機妖心思狡詐難測,但話說的對,天下都是父皇的,我要和父皇斗,要最終身登大寶,明路上的都難以依靠,必須奪得天意垂青。”

  “文尋鵬這人雖上次壞了我的事,不是很靠譜,而且并不知道天機妖的獻計,但兩者恰可以聯合起來,這不是一箭二雕,是一箭三雕。”

  “最后一只雕是龍女,但天機妖要想攻破龍宮,就得下降蟠龍湖的水位。”

  “毀了壩,可以配合妖族截殺龍女,更可以將這事推給蜀王,這才可謂是一箭三雕。”

  “要是放棄了這個機會,蘇子籍就會立功回京,名錄宗譜。到那時,有功績又有了名分,直接就封了爵位,也不是不可能。”

  “錯過這次機會,再想動他就難了。畢竟,動一個臣子,跟動一個皇孫,所需的代價,以及造成影響,差距甚大。”

  思前想后,到底是蜀王一黨最近逼得有些肝火旺盛,實在難以忍下去,本就不是個習慣忍氣吞聲的人,哪怕心里可惜,齊王還是下定了決心。

  齊王聽站起身來在書房里踱步徘徊想事,文尋鵬就目不轉睛盯著齊王,他對齊王很了解,這就是沉吟的表現,往往踱步思索后就會倏然有了決斷。

  果然,文尋鵬正思量,齊王已站定,閃過一絲冷笑,反恢復了雍容的神氣:“小六子既給孤傳出了消息,孤自然不會辜負。”

  “李承志!”

  “下官在!”有一人站了出來。

  “你運作下,不要是明路上我們的人,給小六子的兄弟弄個官身。”

  “這事不難,只是幾品為宜?”李承志請示的說著。”

  “六品,再多就要入得父皇御覽,同樣,蜀王府的那人,同樣處理,也是六品,告訴他們,孤給的官職,雖暫時說不上肥缺,也算上等差事,等以后還會提拔……”

  “是!”李承志應著,齊王就說著:“孤意已決,就按照文先生的計謀行事。”

  “拿著我的信物,按照暗號去聯系乙三。”決定啟用這枚暗棋,齊王就再不猶豫,直接就叫了人立刻去聯系乙三。

  齊王說罷吁了一口氣:“余下的事,就由文先生主持。”

  夢寐以求的信任被壓了上去,文尋鵬欣喜余,卻又有點莫名其妙的不祥,他不由打個寒顫,此時不敢遲疑,大聲應是。

  隨著這個計劃被啟動,一只小型已算是半妖的鷹,從距離齊王府有段距離一所宅院內展翅而起,沖著順安府的方向飛了過去。

  縱然有人不經意間抬頭看到了有鷹飛過,也不會放在心上。

  而這只鷹,一日飛可行數百里,夜晚也未停歇,在次日天剛蒙蒙亮時,才飛落了下來。

  它落下的地方,距離順安府二百里之遙,是寧安府府城外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