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燕京貴女 > 第一百零七章:馴服
  “行了行了,該什么干什么去吧!”

  兩個丫頭怯怯的離開了,張嬤嬤在原地又待了一會兒,布滿皺褶的雙眸,眼珠子一轉溜,一個餿主意就來了。

  臉上終是露出了笑容,然而,等她一回頭,便怔住了。

  之間前方不遠處的長廊欄桿上,一個綠衫女孩正坐在那里,雙手按壓著欄桿,雙腿耷拉在半空中,一擺一擺。

  張嬤嬤停駐看女孩的當頭,女孩亦偏頭看向她。

  女孩一雙杏眼笑得彎成月牙形狀,笑瞇瞇的看著她。

  “張嬤嬤。”女孩喊了她一聲,道:“總覺得自從我進了這碧荷院,日子就過得忒不順了,原來是有人在背后欲找我麻煩啊。”

  張嬤嬤一怔,聽這丫頭的意思,方才她們的談話是聽到了。

  即便是真的聽到了,張嬤嬤也不怕,誰讓她是這相府的老人,又是容氏身邊的人,冷冷一笑,她問:“你聽到了也好。”

  張嬤嬤這樣說著,向女孩走近了幾步,居高臨下的看著女孩,神情帶著絲不屑:“你雖然是二小姐選來的人,可到底是剛進府,我不管你從前是做什么的,也不管你是否是二小姐身邊貼身伺候的人,但是在這碧荷院里頭,你可以不聽二小姐的話,但是我的話你必須得聽。”

  “什么?!”女孩不可思議的掏了掏耳朵。

  張嬤嬤仰著頭,根本就沒這個小丫頭片子放在眼里,決定給她來個下馬威的震懾,目光凌厲的居高臨下看著女孩,端著訓人的架勢:“我要你站,你就不可以坐,我要你繡花,你就不可以喝茶,我要你打狗,你就不可以趕貓!”

  女孩呡唇聽她把話說完,方偏頭疑惑的問:“這碧荷院里頭不是二小姐是主子嗎?張嬤嬤和我一樣,都是伺候二小姐的下人,這話您老人家竟然還能說得出口,莫不是老糊涂了?”

  “你!”張嬤嬤咬牙,怒意騰時竄了出來:“你個賤蹄子,竟然敢這番的頂撞我!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張嬤嬤這個人一向野蠻慣了,加上她來到這碧荷院里頭,就是仗著有容氏的護佑,所以什么事都是想做就做的。

  瞧瞧,碧荷院里頭的那兩個丫頭,不就屈服在她的威儀之下,對她唯命是從?

  所以,張嬤嬤根本就不把楚弦這個新來的丫頭片子放在眼里。

  在她看來,新來的人未免野蠻不服管教,給她兩個耳光子興許就服了。

  張嬤嬤這樣想的,她實際上也這樣做了。

  只不過,她運足了力道,醞釀的巴掌尚未落在楚弦的臉上,手腕就被楚弦大力的握住。

  這丫頭年紀看上去不大,看上去也柔柔弱弱的,力道竟是這番的大?

  咬著牙,忍著痛,張嬤嬤依舊不服,另一只手又扇了過來。

  也就是在她另一只手騰空的那一刻,張嬤嬤只覺得小腹一痛,人就挨了一腳。

  慣力沖擊之下,張嬤嬤整個人就像后倒去,但是楚弦手一拉,她人就在她面前站定了。

  手上的力道逐漸加重,張嬤嬤只覺得手上的筋骨似乎要被捏碎了一搬,疼的她哇哇直叫。

  “還從未見過這般不識自己身份的狗!”楚弦依舊笑吟吟,仿若此刻握著張嬤嬤手的罪魁禍首不是她般,一派輕松的道:“張嬤嬤,我進入相府呢,就是為了伺候二小姐的,至于其它的,別人不惹我,我便也不惹她。但是很顯然,您先招惹了我,我又是個有仇必報的,所以呢,你就倒霉了哈。”

  她話說得輕巧,面容含笑就像是談笑風聲的天真少女,但是她說話間,手上的力道卻并未減少半分。

  “疼!”張嬤嬤凄慘的叫著,不住的拍打著她的手要她放手。

  楚弦終是玩膩了,手放開的同時,另一只手亦迅速的捏住了她的下顎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