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狐言亂宇 > 0069 你喜歡我嗎?
  夜小只的心狠狠地抽痛著,巨大的悲傷和痛苦幾乎要將她淹沒,但她卻又能清楚的將之區分開,這些情緒雖然與她同步,卻并非出自于她自己,而是來自于記憶中的“她”。

  雖然能區分開,但夜小只卻不能阻止對方的感情與自己同步,因此她被迫承受了地墟靈主的所有痛苦,而其中最巨大的莫過于自責和自我厭惡。

  想不到地墟靈主也能出現這樣的表情,夜小只真心好奇,究竟是發生了什么事,才能讓一個曾經不被任何東西束縛的人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就在這時,身后響起了腳步時,夜小只立馬給自己瘋狂做心理建設,以防止自己被“嚇”一跳。

  然而,聽到腳步聲的靈主卻并沒有回頭,依然崩潰到呆傻地看著自己在“血池”中的倒影,聲音透著一股說不出的絕望地說道:“水哥,怎么辦?他恨死我了,我沒有回頭路了。”

  水哥?水沌魂主?估計就是他了!

  水沌魂主沉默不語。

  靈主突然轉身,司命那張熟悉到化成灰夜小只都認識的臉就出現在她面前,然而她卻并不覺得驚訝,因為她早就懷疑司命不是天清神主就是水沌魂主了。

  幾步走到魂主面前,靈主抓著他的衣襟哭訴道:“你告訴我,告訴我!我要怎么做才能讓他原諒我?”目光掃到遍地的尸骸,靈主突然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癲狂的笑了起來:“他不會原諒我了,我根本不值得原諒!”

  水沌魂主一把抱住她,緊緊的抱住她,可終究還是說不出一句能夠安慰她的話來。

  突然,一切就像被狂風襲卷而碎般消失不見了,場景再度變幻,卻還是尸橫遍野的白羽仙山,只是不在剛才的位置了。

  一個男人渾身是血的背對著地墟靈主,那身形熟悉到讓夜小只肝膽俱顫,卻依然在她的意料之中。

  “清哥。”靈主的聲音不比夜小只的心顫抖的更厲害,但也絕不亞于她。

  男人轉身,與蕭宇塵一模一樣,果然他就是天清神主,當初在翠屏障時夜小只就想到了這個可能性,只是她當時還不能確定,蕭宇塵和司命究竟誰是神主,誰是魂主。

  可是眼前這個人又與蕭宇塵不一樣,他的表情生動,情感豐富,給人一種很飽滿的感覺,蕭宇塵則正好與他在相反的極端上,好像只要他不想,整個世界都與他無關,不能在他心上留下一絲一毫痕跡似的。

  神主的表情痛苦難當,憎恨、糾結、悲傷讓他看起來有些扭曲,“別叫我!葉靈,我恨你,恨到想將你千刀萬剮,碎尸萬斷!可是我更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沒用,居然下不了手殺你!”

  地墟靈主究竟干什么了?能把天清神主氣成這樣。

  回想之前聽到的幾個版本的三圣傳說,眼前這場景好像哪個都對不上啊,果然謠言不可信!

  靈主雙腿一軟,直接就跪倒在神主面前,哭的傷心欲絕,“清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別這樣,你打我、罵我、殺了我都沒關系,我求你別這么折磨自己,求你了。”

  天清神主一副心力交瘁的樣子,連站都站不穩了,全靠手中的劍苦苦支撐著,眼中透著夜小只可能一輩子都理解不了的巨大悲傷和絕望。

  閉上眼深吸一口氣,再睜眼時,神主的表情竟出奇的平靜下來,那一刻,夜小只覺得他和蕭宇塵重疊了。

  “葉靈,我這輩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愛上你,愛到即使現在也不忍心傷害你!”天神神主的聲音低沉又沙啞,好像每一個字都在消耗著他的生命,“若有來世,我要做個絕情絕愛之人,如果還能相遇,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你!”

  這些話就像刀一樣扎進了靈主的心,也同樣在夜小只的心上捅出了窟窿,掀起了驚濤駭浪。

  絕情絕愛。

  一定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