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一百六十章 嘗試集
  這首詩,是幾乎三十年前作者自行編入《嘗試集》里的。言情穿越書更新首發,你只來在當時,胡博士顯然是借這不討人喜歡的“烏鴉”以自喻;時至今日,作這首詩的人與其留以自喻,倒不如拿來移贈厚黑教主更為適當。因為厚黑教主的一生言論,的確是不討人喜歡的。上自圣賢豪杰,下至市井小人,他都毫無容赦地去揭穿他們的面皮,洞照他們的心跡,使人世間的魑魅魍魎一齊現形。他如此這般地啞啞而啼,真把人叫得冒火,叫得心焦。所以說,他才是真真的一只烏鴉!

  我現在還想送他這樣的一首詩:

  咕咕喵,

  咕咕喵,

  哈哈哈哈……

  咕咕喵,

  咕咕喵,

  哈哈哈哈……

  要問這又是什么詩?這就是“貓頭鷹詩”。咕咕喵,是貓頭鷹在叫;哈哈哈哈……是貓頭鷹在笑。我們故鄉人說:“不怕貓頭鷹川,就怕貓頭鷹笑!”傳說:貓頭鷹叫,固然是不甚吉利,卻還沒有什么;而貓頭鷹笑,就非死人不可,或是預示著極大的兇兆。厚黑教主一生的冷笑,每每使人毛骨悚然戒懼不安,好像聽見貓頭鷹的叫與笑一樣。所以說,他不僅是一只烏鴉,更是一只貓頭鷹!

  再就他是“一顆思想界的彗星”來說,他也是應該受到天怒人怨的。彗星俗名掃帚星,它一出現,就預示著天變人禍。不但愚夫愚婦怕它,王公大人怕它,就是精研科學的天文家們,也都警覺起來注視它的行動;假使其他星球上也有人類的話,他們惶恐驚怪的程度,想也不亞于斯世。因為它在自然界,不肯遵循自然律的軌道,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橫沖直撞,所以人事界對它也無從作如理的測度,是以可怕。思想界的彗星,在新舊思想界所起的作用,亦復如是。厚黑教主的思想,不遵傳統,不安故常,也不信從中外時人的意見,無論對于天道人事,他只是一意孤行,提出他自己的看法和解釋,像這樣的叛逆思想,不是一顆彗星是什么?宜乎招惹得天怒人怨,被社會認為是不祥之物了。

  我既為這位“不祥之物”,一再地寫成正傳與別傳;現在仍想把一些棄之可惜的材料,再來找補一番,寫成《厚黑教主外傳》,作為本書的附錄。

  厚黑教主生平好為滑稽文字,或用雜文體,或用小說體,無一篇不是嬉笑怒罵,語含諷刺。有人說:厚黑教主的在世,是天地間一大諷刺,我亦云然。他不獨諷刺世人,有時也諷刺自己。不過當他諷刺自己的時候,更是惡毒地諷刺世人,這是他一貫的伎倆。例如他倡“厚黑學”,明明是借以痛罵世人的,但他偏偏一身獨當,自居為厚黑教主,而有《厚黑經》、《厚黑傳習錄》的寫作。如果有人質問他:“你為什么罵人呢?”他必然回答道:“我怎敢罵人?我是罵我自己!痹噯柲銓λ钟惺裁崔k法呢?本篇首先要介紹的是他所著的《怕老婆的哲學》一文,仍是襲取的這種故智。他著此文的動機,想是鑒于吾國的倫常,日趨乖舛,所謂五倫,幾乎是破壞殆盡的,社會上無非是些“好貨財私妻子”的東西;但他卻不像道學家們的一貫作風,說什么“世風不古,江河日下”的慨嘆之詞。他竟喊出“怕老婆”的口號,加以提倡,而且著為專論,名之曰哲學,末附“怕經”,以比儒家的“孝經”,這種諷刺,真可說是惡毒極了!他自己怕不怕老婆,我們不甚知道;但他曾極力主張當約些男同志,設立“怕學研究會”,共相研討,儼然以怕學研究會的會長自居,這不又是一種現身說法嗎?

  他那篇自稱哲學的文章,大意是說:大凡一國的建立,必有一定的重心,我國號稱禮教之邦,首重的就是五倫。古之圣人,于五倫中特別提出一個“孝”字,以為百行之本。所以說:“事君不忠非孝也,朋友不信非孝也,戰陣無勇非孝也!比珖匦,建立在一個“孝”字上,因而產出種種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