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嚴世蕃
  他又舉徐階的故事為例。嚴世蕃是明朝的大奸臣,后來皇帝把他下在獄中。眾臣合擬了一個奏折,歷數世蕃的罪狀,如殺忠臣楊椒山沈煉等,把稿子拿給宰相徐階去看。徐階看了就問道:“你們是想殺他,還是想放他呢?”眾人說:“當然想殺他!”徐階說:“這奏折一上去,我敢斷定皇上立即把他放出來!何以故呢?世蕃殺這些人,都是巧取上意,使皇上自動地要殺他們。此折上去,皇上就會說:殺這些人明明是我的意思,怎么誣在世蕃的身上呢?這樣,豈不立把世蕃放出嗎?”眾人問:“如何辦才好呢?”徐階說:“現在皇上最恨的是倭寇,就說他私通倭寇好了!庇谑切祀A關起門把折子改了遞上去。在先,世蕃在獄中探得眾人奏折的內容,就對親信說:“你們不必擔憂,不幾天我就出去了!焙髞碚圩影l下,說他私通倭寇,世蕃大驚道:“完了!完了!”果然把他殺死。試想世蕃罪大惡極,誠然該殺,但不曾私通倭寇,可謂死非其罪。徐階設此毒計,他的心腸可說是黑極了;但后人都稱他為有智謀,不說他陰毒,何以故?為國家除害故。

  因此他在這時極力提倡“厚黑救國”,尤其當著國際形勢日趨惡化而不講信用不顧正義的時候。他最愛舉的例子,是越王勾踐的故事,他說:“厚黑救國,古有行之者,越王勾踐是也。會稽之敗,勾踐自請身為吳王之臣,妻入吳宮為妾,這是厚字訣。后來舉兵破吳,吳王遣人痛哭乞情,甘愿身為臣,妻為妾,勾踐毫不松手,非把他置之死地不可,這是黑字訣。由此知厚黑救國,其程序是先之以厚,繼之以黑,勾踐往事,很可供我們參考!背艘酝,他更列舉太公的佐周伐殷,管仲的尊王攘夷,蘇秦的合縱六國,張良的扶漢滅楚,以及近代國際上的鉤心斗角,無一不是實行厚黑,他都不憚煩瑣地引證說明。于是他不辭以厚黑教主的資格,向四萬萬人宣言道:“勾踐何人也……予何人也,凡我同志,快快地厚黑起來吧!何者是同志?心思才力,用于抵抗列強者,即是同志。何者是異黨?心思才力,用于傾陷國人者,即是異黨!币虼怂舐暭埠籼岢皥F結御侮”,譬之射箭,精研“厚黑學”,就是練習射箭。從前是關著門,父子兄弟,你射我,我射你;現在應當以列強——尤其是日本為箭垛子,四萬萬支箭支支都向同一箭垛子射去,才有得救的希望。他所說的“厚黑救國”,便是如此。

  他說他把各國外交史,研究了多年,才把列強對外的秘訣,發現出來。其方式不外兩種:一是劫賊式,一是娼妓式。他們時而橫不依理,用武力掠奪,等于劫賊的明火搶劫,是謂劫賊式的外交。時而甜言蜜語,曲結歡心,等于娼妓的媚客;結的盟約,毫不生效,等于娼妓的山盟海誓,是謂娼妓式的外交。

  當時有人問他:日本以何者立國?他答道:以厚黑立國。娼妓之面最厚,劫賊之心最黑,大概日本軍閥的舉動,是劫賊式,外交官的言論,是娼妓式。劫賊式之后,繼以娼妓式,娼妓式之后,繼以劫賊式,二者循環互用,而我國就吃不消了。但娼妓之面固厚,而毀棄盟誓,則是厚中有黑;劫賊之心固黑,而不顧唾罵,則又是黑中有厚。他一面用武力掠奪我們的土地,一面又高談中日親善,娼妓與劫賊,融合為一,是之謂大和魂。

  又問:我國當以何者自救?他答道:“當以厚黑自救。即是日本以厚字來,我以‘黑’字應之,日本以‘黑’字來,我以‘厚’字應之。譬如娼妓艷裝而來,我即開門納之,但纏頭費絲毫不出,如果服侍不周,把她衣飾剝了,逐出門去,這便是以‘黑’字破其厚。日本橫不依理,以武力壓迫,我們就用張良的法子來對付,張良圯上受書,老人種種作用,無非教他面皮厚罷了;楚漢戰爭,高祖用張良計策,睢水之戰敗了,整兵又來,滎陽成皋敗了,整兵又來,卒把項羽逼死烏江。若用這個法子對付日本,便是以‘厚’字破其黑。厚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