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一百二十章 試驗本領
  此案便是厚黑教主試驗他的本領的時候了。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發,搜索你就知道了。他任職后,即出省查學,省署教育科長曾浴春即對他說:“省立三師的風潮,黃道尹和王校長時時有文電來省,牛頭不對馬面,真相不知如何,此案已委黃道尹查辦,你于查學之便,不妨去調查一下!彼鍪⌒兄笼埲A,前面來了兩個學生,看見他行李上的標記,即問他道:“你是不是省視學李先生?”他答道:“我即是李宗吾!睂W生說:“我們是三師學生的代表,校中聽說先生重任省視學,素知先生辦事認真,主張公道,我們受了黃道尹王校長的蹂躪,非先生來,我們的冤是不能申的,所以特派我二人前來歡迎,并到省署議會請愿,今既相遇,請從速前往!”他答應了,二生仍向省垣而去。

  他行至樂至縣,正遇該縣學款發生糾葛,即勸學所的產業,被強有力者佃去,又轉佃于別人,從中獲利數倍,已有多年了。歷任主持縣教育者,亦無如之何。他過這縣,便與縣視學蔣恕凡商議,議定章程,呈上峰核準,投票競佃,結果增加學款四五倍。當他正在樂至縣召集學界人士開會討論章程的時候,省立三師又派學生前來催往。他開會一畢,即前往遂寧,竟把行李搬入校中住起,從此就身落虎口了。

  校中既陷入無政府狀態,學生便成立一個自治會,主持全校事務。校中教職員,一律隸屬于自治會之下,教職員出進,非向自治會請假得允,不許外出。有位張姓教員,家有病人,向自治會請假五次未允,竟不得歸。宗吾到校后,即有教職員多人,向他訴說當局如何黑暗,學生如何受屈,接著學生又來訴說。其時遂寧知事已經重慶聯合辦事處撤任查辦,尚住縣署內,聽見宗吾來查此案,便命人來說:“明早定準起身赴重慶,請今晚到署一談!彼驎r間已晚,恐回來校中關門,答應明日早膳后去會。

  次日早起,學生即派代表來說:“我們要開歡迎會,請先生去一下!彼f:“查學是我的職務,不能說歡迎才查,此種會我不能到!睂W生又說:“我們有話陳述!彼f:“好,那我可以到會!彼叩街v臺上,學生紛紛向他訴說冤屈。他說:“你們既是這樣說,我就照這幾點查去,將來自有正當解決,此時照常上課就是了!贝撕笮V屑从河好C肅照常上課,秩序良好。

  他跟即到縣公署去會某知事,新知事姓趙,他說舊任業已上船,此時趕去,還能會面。他趕至船上,舊任說:“你來得恰好!我的隊丁受傷若干人,學生只有一人是槍傷,余均木器傷。這是混打之際,學生開槍誤傷自己人,反誣說我的隊丁開槍,因受撤任處分,我當赴重慶申訴!彼尞惖溃骸皳宜,學生打校長是實,開槍則是隊丁,學生哪有槍來?”知事說:“有外國醫生可證,醫院傷單注明是土炮傷,縣公署哪得有土炮?我已把傷單取下,帶到重慶與學校打官司就是了!

  他立刻回到縣署,對趙知事說:“此案太離奇了!此事本是委黃道尹查辦,但黃道尹已被學生攻擊得體無完膚,將來不是委省視學復查,即委新知事復查,抑或雙方會查,都說不定。學生方面太厲害了!查此案者一定不得好結果;但我總是抱定排難解紛的宗旨做去,結果好壞,聽之而已。此時我們可先結一密約,關于此案要點,我們即可著手查去,將來委我二人會查不說了,如單委你查,你的復文中即書明我是證人,如單委我查,我的復文中即書明你是證人。此事舊知事如何如何說,我們可到醫院查去!壁w知事允諾,即同赴醫院去了。據外國醫生說:“學生隊丁抬入醫院的有若干人,均系木器傷,輕重不等;唯有一學生的腳上,受了子彈的擦傷!弊谖釂枺骸笆遣皇峭僚?”他說:“分不出是否系土炮,但知為一顆子彈擦傷!弊谖釂枺骸盀楹蝹麊紊咸顬橥僚?”他說:“并無其事!彼烊敕恐,取出英文傷單,解釋給二人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