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一百零一章 去官吟與厚黑學
  宗吾發現了這種“厚黑”的秘訣,當夜即為之喜而不寐。友情提示這本書第一更新網站,百度請搜索于是他由三國時代推上去,推到劉邦張良,推到孫武商鞅,推到黃石公姜太公;更由三國時代推下來,推到司馬氏父子,推到唐太宗,推到明太祖,推到張居正,甚而推到曾國藩胡林翼:他們這些人,有的長于厚,有的長于黑,有的厚黑兼長,所以不愧為歷史上的顯赫人物。

  宗吾在高等學堂于光緒三十三年年底,以最優等畢業,清廷還獎了他一名舉人。三十四年及宣統元年,在富順中學做教習。二年及三年,改充富順中學的監督(校長)。于三年暑假時,被四川提學使司委為四川小學教員檢定委員,同委者有同學李古香由伯芬二人。他們剛把成都華陽二縣檢定完了,就發生了鐵路風潮。他們三人到雙流縣去檢定時,正遇著“保路同志會”在圍城,這便是辛亥革命的導火線。他們因不能進城,就折返成都去了。其時總督趙爾豐與“保路同志會”大事為難,并逮捕與保路有關的士紳,張瀾(字表方)即曾被捕入獄,因此激怒了全川的黨人。于是張列五謝慧生楊庶堪等率領同志,在重慶揭舉義旗,驅逐偽吏,于十月初二日宣布獨立,眾推張列五為蜀軍政府都督。十月初七日,成都亦響應反正,推蒲殿俊為四川都督。十八日成都兵變,楊莘友(宗吾高等學堂的同學)出任巡警總監,捉住擾亂治安的人,便就地正法;他出的告示,是模仿張獻忠七殺碑的筆調,連書“殺殺殺”字樣,秩序因以恢復。不久,成渝兩軍政府宣告合并,張列五力推尹昌衡為四川正都督,主持軍政;而自居副都督,主管民政,于是四川革命統一。這些事都是宗吾親見目睹的。但他雖是同盟會的同志,卻未參加實際工作,他見革命大業既已告成,許多同志好友,亦各膺重任,他便偷偷地回自流井去了。

  宗吾回去不久,張列五便于一九一二年正月,打電到自流井,請宗吾和廖緒初即日起程赴省,他們二人也只好應命前往。當時民政方面,新設一個審計院,列五的意思,是打算委緒初為院長,委宗吾為次長。他們到后一再謙辭,乃改委尹昌齡為院長,緒初為次長,宗吾為第三科科長。他們這位綽號“圣人”的次長,前文已經提及,是堅苦卓絕,以廉潔自持的。其時,尹昌衡奉命西征,臨行時召開大會,正副兩都督講話時曾提到軍費不足的情形,緒初便登臺講演,大旨是說:軍餉支絀,即應裁減浮費,例如各機關的次長一職,都應該裁撤!挭q未畢,列五便起而說道:“廖先生的意思很好,我們改日討論,今天我還有話要說……”就這樣混過去了。事后,列五就對宗吾說:“緒初太不識時務了!他自己肯犧牲次長不當,敢保別人也都愿意陪著犧牲嗎?這類話如果聽他說下去,立即要出事,我才把他的話打斷了!钡w初既說過這話,跟即呈請辭職。院長見了很詫異,也不到院辦公了,聲言緒初不復職,他也決定辭職,而緒初則務要貫徹他的主張。鬧得列五無法,乃將緒初降為科長,兼任次長職務,支科長薪俸,方才了事。后來審計院裁撤時,緒初又有令職員購買器物,以款繳還公家的奇事。宗吾常常對人說:緒初這種廉潔的風范,使他十分感動。

  宗吾受了這種感動,所以當審計院裁撤后,財政司委他為重慶關監督,他立即把委任狀退回去;該司又命劉公潛(宗吾高等學堂的同學)前去勸駕,他也未就。當時很惹得一般人怪異:為什么這樣的優缺,他偏偏不干呢?以后又委他為四川官產競賣經理處的總經理,他才應命了;不過他非要求減薪不可,當時的薪水是二百元,直到為他減至一百二十元,他才肯就職。他常對人說:“當時我還不知道銀圓是用得的,可算害了幼稚;幸而重慶關的監督沒有就,否則不知還要鬧些什么笑話!”他就職競賣處以后,因著某種關系,官產不能競賣,改委他為四川官產清理處處長。聽說又因某種關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