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一百章 王簡恒
  宗吾的同鄉,也是高等的同學。言情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么?宗吾曾說,在他的同鄉同學中,講到辦事才,以簡恒為第一;雷民心也常稱他為“大辦事家”。他為人剛正不阿,自愛自重。他于當時的一般朋友中最佩服而且最敬畏的是廖緒初。他曾說:“緒初做事,絲毫不茍,就其行誼而論,賢人中尋不出,簡直是一個圣人!”“廖圣人”的綽號,就是由簡恒開始喊起的。當時他們所一致推戴的,自然是張列五;但簡恒私自評論起來,還是說廖勝于張。一次,他對宗吾說道:“你們一般人,都推張列五,說他會說話,其實他不如廖緒初。列五談話,是從表面上過,只是說得漂亮,緒初則見理能深入。你們不信,可以試驗:每逢議事,列五所說,本是對的,你故意與他駁轉去,他就隨著你的話滾;惟緒初則不然,說話是格格塞塞的,可是他見到的地方,任你如何駁,他始終堅持不變!焙髞砹形遄隽硕级,做了民政長,他還是說他不如緒初。宗吾就替列五解釋說:“他不堅持己見,正是量大的表現,正是堪為領袖的作風!焙喓汶m亦承認這種看法,但他對于緒初,總是特別信服的。后來簡恒做了富順中學監督,并兼高等小學的校長,緒初適任富順縣視學,宗吾任中學的教習,有一天簡恒笑向宗吾說:“我近來窮得要當衣服了,小學校長的薪水,我很想支來用,照公事說,是不生問題的。就是縣中人攻擊我,我也不怕;最怕的,是廖圣人酸溜溜地說道:‘這筆款似乎可以不支吧!’你叫我這個臉放在何處?只好仍當衣服算了!弊谖岢θ苏f:“此雖偶爾笑談,而緒初之令人敬畏,簡恒之勇于克己,亦可見一斑!

  宗吾把“厚黑學”的道理,孕育了好久,自己還不敢決定對與不對,適逢簡恒來看他,宗吾便把所見的道理,說與他聽,請他批評。他聽了,就說道:“宗吾,你說的道理,一點不錯;但我要忠告你,這些話,切不可拿在口頭說,更不可見諸文字,你盡管照你發明的道理,埋頭去做,包你干出許多事,成一個偉大人物。你如果在口頭或文字上發表了,不但終身一事無成,反有種種不利!奔创艘嗫梢姾喓愕臑槿。但宗吾未聽他的勸告,竟將《厚黑學》發表了。并且還常常開簡恒的玩笑,說他主張“厚黑學”是“做得說不得”的,足見其深藏若谷,是得了“黑”字訣,可以稱他的高足了。

  一九一二年,張列五為民政長,簡恒到了成都,列五就委他出任縣長,他不肯干,旋回到自流井故鄉。一九一四年,討袁之役,重慶獨立,富順響應,眾推簡恒為行政長。事敗,富順廖秋華、郭集成、刁廣孚被捕解至滬州,廖判死刑,郭刁破家得免。簡恒東藏西躲,晝伏夜行,受雨淋得病,纏綿至次年而死,身后非常蕭條。

  謝綬青,四川中江人,自幼穎悟過人。精于數學,年十六即為秀才,后考入高等學堂,與列五宗吾同班,彼此交情最深。因他年齡最幼,同學們都呼他小弟弟。當時列五宗吾已加入同盟會,從事革命工作,但因他口快心直,怕他于無意中泄露,許多事都不肯告訴他。例如慧生列五策動炸趙爾豐的那一次,宗吾綬青皆同在一室,列五想和慧生密商,即先請宗吾把綬青調開。一入鄰室,綬青就與宗吾高談闊論起來,接著便放浪形骸地說道:“大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亦當遺臭萬年!”宗吾正想故意和他拖延時間,就對他說道:“綬青,你也太不自量力了!你我夠得上遺臭萬年嗎?掛名青史,談何容易?一部二十四史,掛名其中的,究竟有若干數目,無從統計,我想,至多不過一百萬人罷了。我國號稱四萬萬人,每一百年中,這四萬萬人可以說死得凈盡,請問五千年中,有若干四萬萬人?而掛名青史者,乃不過一百萬人,此百萬人中,除去因事連帶書及,姓名附見者外,經過史臣詳列事實的,至多不過十萬人;事跡彪炳的,不過萬人;其為文人學士所共知,不翻書本即能信口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