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九十八章 一事至為感人
  緒初是一九二二年死的,死前數日,宗吾去看他,其父便說:“緒初的病,系為黨中某事失敗而起,看見報紙,就憤恨不已,病益加重。友情提示這本書第一更新網站,百度請搜索已囑家人不拿報紙給他看了!弊谖嵋娏司w初,就說他的病,由過勞所致,總宜善為休養。他說:“勞碌尚是小事,惟黨事敗壞,精神上大受痛苦,今日之病,實由于此!贝稳张R別,他就向宗吾說:“我現在尚有一事未了!弊谖峒磫柡问,他于床頭取出一表,指著說:“就是此事。這是富順范秋嵐的遺物,秋嵐革命,在西藏被趙爾豐捕殺,表落某手,經隆昌黃容九等,輾轉取得,托我轉交范子。以作紀念。數年未見范子,甚是抱歉!某年曾見某人,想托他,恐交不到;現在你能替我交到嗎?”宗吾見緒初自知不起,等于托孤寄命,即慨然答道:“交得到!彼謫枺骸澳闳绾谓环?”宗吾答:“我如進富順城,即找到范子親手交給他;如不進城,陳文垓在城內做生意,即托他轉交!彼c首說:“文垓這個人,倒可以信得過!庇谑请p手將那表交給宗吾道:“此后即由你負責了!”其臨死猶絲毫不茍如此。他的事跡甚多,宗吾另有專文記錄,此處不及詳述。

  張易吾,也是自流井人,惟他的事跡不詳;但知他后為山東高等審判廳廳長,即在廳長任內,以勾通革命的罪名,為張宗昌所殺。當審訊時,易吾一語不發,兩手被打得血肉模糊,仍是若無其事;臨刑時,從容就義,面無改色。所以當時主事的人,無不眾口一詞地說:“真是一條好漢!”

  謝偉虎,榮昌人,后來一面教書,一面奔走革命,時;,出沒無定。于光緒三十四年被捕,解往敘府,發交宜賓縣審問?h知事趙國泰是翰林出身,品學兼優,很想為偉虎開脫,審問時,屢次暗示他,說道:“你的事,大約是那樣吧?……”他回道:“不是,是這樣的!……”直供無隱,卒定斬罪。趙知事臨斬回來,走進二堂,把頂帽取下丟了,很憤慨地說:“這種人才,都拿來問斬,國家還干什么,這個官我不做了!”是日有人請他宴會,他也不去,跟即辭官返里了。反正后,南京政府追贈偉虎為左將軍。

  李小亭,宜賓人,與宗吾為同榜秀才,后追隨國父奔走革命,聯俄容共,曾參與機要。后受嫌疑,被通緝,隱匿十余年,七七抗戰后,始將通緝令取消。因宗吾后來發明厚黑學,小亭送他詩中有云:“玄之又玄玄乃黑,含德之厚厚不測;老子手寫厚黑經,世俗強名為道德!……”宗吾對于詩中三四兩句,認為妙極了。所以后來有人問他:“‘厚黑學’三字,宜以何字作對?”他說:“應對以‘道德經’三字。李老子的‘道德經’,和李瘋子(他亦有此外號)的‘厚黑學’,不但字面可以相對,實質上,二者原是相通的!币虼怂髞沓3⒍呒右哉黩,這是他和小亭的會心處。

  在炳文書院時代,宗吾和這些同學們,相與期許的,絕不是功名富貴;相與切磋的,也不是師承道統;然則他們的抱負究是什么呢?不知其人視其友,我們看了以上諸人離開書院不久即開始的種種作為,就可知道當年他們用力之所在了。

  革命舞臺上的丑角

  宗吾在高等學堂時代,即和以上所舉的這一班同學結為至友,像列五的寬宏大度,簡恒的精干篤實,綬青的坦白真誠,澤溥的公正廉潔,此外還有許多同學,共同研究學問,共同兼辦教育,共同努力革命,造成了當年宗吾所處的環境。雖然他在這群人中,似乎是以“丑角”出場,但在他后來所寫的文字中,對于這些朋友們的所行所為所遭遇,常常追念不已,涕泣而道,則當年宗吾的深心抱負,也就不言而喻了。

  宗吾于光緒二十七年考取秀才,次年赴省補行思正兩科鄉試。闈后,他同雷民心及縣中數人,便考取四川高等學堂。因該?偫砗陯瓜壬叭毡究疾,遲了一年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