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九十六章 某年
  宗吾與雷氏兄弟到縣中去應試,在路上他們就說:“我們倒起身了,不知長案起身沒有?”因為縣試五場,府試四場,終場第一名為案首,俗呼長案,到院試是一定入學的,第二名以下,則在不可知之數。言情穿越書更新首發,你只來后來縣試案首,就是宗吾;府試案首,就是民心;鐵崖則縣試終場第二,府試終場第七。他們到了院試,都一齊入學。富順應小試者有一千數百人,入學的定額是二十四名,可見想要考取秀才,也是不容易的。

  雷民心應縣試時,前幾場本是前十名,到了第四場,題為“陳平論”,民心便數了陳平的十大罪。在那個時代,應考童生,甚有不知陳平為何許人的,而民心竟能數出十大罪,也算是頗有本領;哪知縣官看了他的卷子,就說:“這個人如此刻薄,將來進了學,一定是個包攬詞訟的爛秀才,把他丟在后十名好了!碑敃r閱卷的人,是敘府知府薦來的;府試時,他仍回府閱卷。府官見了民心的卷子,就問:“此人文筆很好,為何把他列在后十名呢?”那位閱卷人答道:“因他作了一篇《陳平論》,縣官說他刻薄,我力爭無效呢!”按縣試的卷子,照例應該送府。府官調來一閱,不禁大加贊賞,因而取得案首。倘非縣試被擯斥,他也未必取得案首,可稱奇遇。這都是宗吾和他當年的八股朋友,愛作翻新文字的效果。

  宗吾因著讀《昭明文選》,就想試作駢體韻文,也想花樣翻新地干一下。一次,在縣試的頭場,題目是《孟子》上的“而不見與薪”至“與薪之不見”一段,于是照作起來,全篇都成駢體韻語,據他說,這是等于開玩笑的;不料發榜時,竟列為第七。以后他便循規蹈矩地作去,終場才得案首,他就是因這次成績,到院試時入學的。又一次,在富順月課,題目是《孟子》上的“使弈秋誨二人奔,其一人專心致志”兩句。他作了兩卷,第一卷是循規蹈矩作的,第二卷又全篇用起韻語來,前者是用心作的,后者是信筆寫的。哪想第一卷擯落,第二卷反被錄取了。得的批語,是“古音古節,文有賦心”。實則令他暗中好笑,他常常是在這樣玩弄著主考官的。于此,我們可以看出他在八股時代,無論在思想上,在文字的形式上,已是常常沖破藩籬的。宜乎他后來所著各書,就愈是肆無忌憚地大放厥詞了。

  可是他這種奇僻思想,他一再地對人聲明,說是受了他父親的影響,他父親不是曾說:“書讀那樣多干什么?每一書中,自己覺得哪一章好,即把它死死記下,照著去行;其余不合心意的,就不必看了!庇谑撬悴扇×诉@種讀書方式,任何書都是跑馬看花地讀去,只將愜心的地方記著就是了。所以他每得到一部新書,先將序文看完了,前面再看幾頁,就隨便亂翻,中間看,后面看,每頁也未必細看;但是尋著一二句合他的意思,他就口誦心維,反復咀嚼;將書拋去了,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推究下去。他因此所獲的心得,便以為世間的道理,乃我心中所固有,讀書不過借以引起我心中的道理罷了。世間的書是讀不完的,譬如吃菜,聽說某家館子的菜好,就進去取菜牌子來,點幾樣嘗嘗就是了,豈能按著菜牌子一一吃完呢?又如到商店中游逛,今日見一合意之物,把它買回來,明日見一合意之物,再把它買回來,久之則滿室琳瑯,件件都能合用;豈能把所有商店中的貨物,全行購歸呢?他因為采取這種讀書方式,固然不容易成為一位專門學者,但他因此卻不受書籍的拘束,往往“讀書得間”,每發前人之所未發。

  他從師初學八股時,父親命他拿文章來看。他父親看了,便說道:“你們開口即說恨不生逢堯舜禹湯之世;試問那個時候,有什么好呢?堯有九年的水患,湯有七年的旱災,我們農家,如果幾個月不下雨,或是幾個月不晴,就喊著不得了,何況九年七年之久呢?我方深幸未生堯舜禹湯之世,你們怎么朝朝日日地希望,并且還以不生在那時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