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九十三章 宗吾的父親
  宗吾的父親自大病之后,即不敢再做笨重的工作,不過偶爾扯扯甘蔗葉,或種胡豆時蓋蓋灰罷了;但有暇即看書,自然是他心愛的那幾本書。友情提示這本書第一更新網站,百度請搜索每當工人到田里做工時,他便攜著葉煙桿,或火籠(一種烤手爐),挾著書,坐在田邊,時而同工人談天,時而自己看書。他對于農事,異常內行,每晨必巡視田壟一次,常說:“我睡在家中,工人在田間工作的情形,我都知道!碑敿胰俗蕴镩g歸來,他常問:“工人做到何處了?”如果因未留心,對答得不確實,他便笑著道:“不要瞎說!”他一生注重早起,他說曾讀過三個人的治家格言,都是主張早起的。朱柏廬云:“黎明即起!碧埔硇拊疲骸霸缑咴缙,勤理家務!表n魏公云:“治家早起,百務自然舒展;縱樂夜歸,凡事恐有疏虞!币虼,他雖不像父親那樣早起,但他總是雞鳴即起,無一日間斷,就是隆冬大雪,亦無不如此。那時還沒有火柴,他每晨起來,便用火鐮敲火石,將燈燃著,隨即以木炭生著火籠,溫酒獨酌,然后口含葉煙,一直坐到天明。這時,便將工人應做的工作,及自己應辦的事,一一規劃妥當了。所以他處理家務,都是有條有理;工人做工,時間也無片刻的浪費。他怕工人起晚了,耽誤工作;而每晨呼喊他們,又覺得討厭;于是他把堂屋門做得很緊,一見窗上發了白色,即把堂屋門砰一聲打開,工人自然也就驚醒了。

  他因為愛早起,好思考,所以生平與人交涉,沒有一次失敗。他常說:“凡與人交涉,必須將他如何來,我如何應,四面八方都想過,臨到交涉時,任他從哪面來,我都可以應付!碑斔∮,鄰居有一宅院想要賣給他,他也很想買,但是苦于索價太高,就故意對賣主說:“價錢太高,我買不起!笨墒潜舜算^心斗角,牽牽連連,總不肯把此事放過。鄰人怨他當買不買,聲言要到官府控告,他也不理;甚至把他家的出路掘了,他就由屋后繞道而行,也不與鄰人計較。結果,那處宅院,還是賣給了他;買時又生種種糾葛,他仍收到最后的勝利。宗吾對我說,他的七弟世本,便是他父親與鄰人鉤心斗角時生的。果然世本為人處世,精干機警,后來他的父母死,哥嫂死,喪事都由他一人包辦,辦得條條有理。世本還對人說:“我無事,坐起就打瞌睡;有事辦,則精神百倍。這幾年,幸而家中死了幾個人,還算有事可辦;不然,這日子真難過!”于是宗吾又據以證明他的遺傳及胎教之說,他希望科學家研究一下。他的父親死時,享壽六十九歲,那時已成小康之家了。

  廣東人的祖宗觀念、鄉土觀念,以及團結的精神,是很強的。李家自遷蜀以來,對于原籍的先人墳墓,和同族的安全,仍是深深地紀念著的。所以有時他們還派人赴粵掃墓,并慰問同族的父老子弟。在四川更是設有宗祠。宗祠的設立,據說是外省人來川,常被本地人欺凌,于是他們相約:凡廣東姓李的人家,成立一會,叫做“棒棒會”,有來欺凌的,就一齊同他們拼命。以后有人說棒棒會是違法的,才改立宗祠。廣東人入川的,嫁女娶媳,必擇廣東人;偶然破例娶本地女子入門也必須學說廣東話。家庭及親戚往來,更要說廣東話,否則就叫賣祖宗。李家自潤唐至宗吾一輩,已遷來八世了;但他兄弟姊妹九人,都是和廣東人結親的。有這樣強烈的民族性格,再加以代代相傳的個性血統,假若我們相信遺傳學的話,則產生出一位富有奇怪思想的李宗吾,就是不足為奇的事了。

  “迂夫子”和“老好人”

  他那時的看書,不是想求上進,也不是為讀書明理,只覺得手中有書,心中才舒服,成了一種嗜好的樣子。所看的書,也不加選擇,無論是圣經賢傳,或是鄙俗不堪的唱本小說,他都一律看待,都看得津津有味,不肯放手。他父親對于他的看書,完全取放任主義,不為他選擇應讀何書,也不問他看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