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八十七章 伊川
  伊川抱著一個誠敬,去繩蘇東坡,鬧得洛蜀分黨。特么對于我只有一句話,更新速度領先其他站n倍,廣告少朱子以道統自命,黨同伐異,激成慶元黨案,都是為著太執著的流弊。莊子譏孔子昭昭揭日月而行,就是這個道理。莊子并不是叫人不為善,他只是叫人按著自然之道做去,不言善而善自在其中,例如勸人修橋補路,周濟貧窮,固然是善,但是按著自然之道做去,物物各得其所,自然無壞橋可修,無爛路可補,無貧窮來周濟,回想那些想當善人的,抱著金錢,朝朝出門,尋橋來修,尋路來補,尋貧窮來周濟,真是未免多事。莊子說:“泉涸魚相與處于陸,相呴(xu)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本褪沁@個道理。程伊川、蘇東坡,爭著修橋補路,彼此爭得打架。朱子想獨博善人之名,把修橋補路的事,一手攬盡,不許他人染指,后來激成黨案,嚴禁偽學,即是明令驅逐,不許他修橋,不許他補路。如果他們有莊子這種見解,何至會鬧到這樣呢?

  宋朝南渡,與洛蜀分黨有關,宋朝亡國,與慶元黨案有關,小人不足責,程朱大賢,不能不負點咎。我看現在的愛國志士,互相攻擊,很像洛蜀諸賢,君子攻擊君子。各種學說,互相詆斥,很像朱子與陸子互相詆斥。當今政學界諸賢,一齊走入程朱途徑去了,奈何!奈何!問程朱諸賢,缺點安在?曰:少一個“量”字。

  我們評論宋儒,可分兩部分:他們把儒釋道三教,融合為一,成為理學,為學術上開一新紀元,這是做的由分而合的工作,這部分是成功了的。洛蜀分黨,釀成政治上之紛爭,朱陸分派,釀成學術上之紛爭,這是做的由合而分的工作,這部分是失敗了的。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正與宋儒所處時代相同,無論政治上、學術上,如做由分而合的工作,決定成功,如做由合而分的工作,一定徒滋糾紛。問做由分而合的工作,從何下手。曰:從“量”字下手。

  中西文化之融合?

  宇宙真理是渾然的一個東西,中國人、印度人、西洋人,分途研究,或從人事上研究,或從物理上研究,分出若干派,各派都分了又合,合了又分,照現在的趨勢看去,中西印三方學說,應該融會貫通,人事上的學說,與物理上的學說,也應該融會貫通,我輩生當此時,即當順應潮流,做這種融合工作,融合過后,再分頭研究。

 。ㄒ唬┲形魑幕瘺_突之點

  西人一見人閑居無事,即叫他從事運動,把身體培養好。中國儒者,見人閑居無事,即叫他讀書窮理,把心地培養好。西人培養身,中國培養心,西洋教人,重在“于身有益”四字,中國教人,重在“問心無愧”四字,這就是根本上差異的地方。

  西人對社會、對國家,以“我”字為起點,即是以“身”字為起點。中國儒家講治國平天下,從正心誠意做起點,即是以“心”字為起點。雙方都注重把起點培養好。所以西人一見人閑居無事,即叫他從事運動,把身體培養好。中國儒者,見人閑居無事,即叫他讀書窮理,把心地培養好。西人培養身,中國培養心,西洋教人,重在“于身有益”四字,中國教人,重在“問心無愧”四字,這就是根本上差異的地方。

  斯密士(今譯亞當·斯密)倡自由競爭,達爾文倡強權競爭,西洋人群起信從,因為此等學說,是“于身有益”的,中國圣賢,絕無類似此等學說,因為倡此等學說,其弊流于損人利己,是“問心有愧”的。我們遍尋四書五經,諸子百家,尋不出斯密士和達爾文一類學說,只有莊子上的盜跖(zhi),所持議論,可稱神似。然而此種主張,是中國人深惡痛絕的。孟子曰:“雞鳴而起,孜孜為利者,跖之徒也!弊杂筛偁,強權競爭,正所謂孜孜為利,這就是中西文化有差異的地方。

  孔門的學說:“欲修其身,先正其心,欲正其心,先誠其意!睆摹吧怼弊窒騼,追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