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八十五章 道統之內幕
  宋儒有了“道統”二字橫塞胸中,處處皆是荊棘,我不知道“道統”二字,有何貴重,值得如許爭執。言情穿越書更新首發,你只來幸而他們生在莊子之后,假使被莊子看見,恐怕又要發出些鹓雛腐鼠的妙論。我們讀書論古,當自出見解,切不可為古人所愚。

  宋儒苦心孤詣,創出一個道統,生怕被人分去,朱子力排象山,就是怕他分去道統,象山死,朱子率門人往寺中哭之,既罷,良久曰:“可惜死了告子!庇才上笊阶鞲孀,自己就變成宋學中的孟子了。

  程朱未出以前,揚雄聲名很大,他自比孟子,北宋的孫復,號稱名儒,他尊揚雄為范模。司馬光注《太玄經》說道:“余少之時,聞玄之名,而不獲見……于是求之積年。乃得觀之,初則溟涬(xing)漫漶(huan),略不可入,乃研精易慮,屏人事而讀之,數十遍,參以首尾,稍得窺其梗概。然后喟然置書嘆曰:嗚呼,揚子真大儒耶,孔子既沒,知圣人之道者,揚子而誰,荀與孟殆不足擬,況其余乎!觀玄之書,昭則極于人,幽則盡于神,大則包宇宙,細則入毛發,合天人之道以為一,刮其根本,示人所出,胎育萬物,而兼為之母,若地履之而不可窮也,若海挹之而不可竭也,天下之道雖有善者,其蔑以易此矣!彼抉R光這樣說法,簡直把大玄推尊得如周易一般,儼然直接孔子之傳,道統豈不被揚雄爭去嗎?孟子且夠不上,何況宋儒?宋儒正圖謀上接孟子之傳,怎能容揚雄得過?適因班固《漢書》說揚雄曾仕新莽,朱子修綱目輕輕與他寫一筆:“莽大夫揚雄死!睆拇藫P雄成了名教罪人,永不翻身。孟子肩上的道統,無人敢爭,濂洛關閩,就直接孟氏之傳了。這就像爭選舉的時候,自料比某人不過,就清查某人的檔案,說他虧吞公款,身犯刑事,褫(chi)奪他被選權一般。假使莫得司馬光這一類稱贊揚雄的文字,綱目上何至有莽大夫這種特筆呢?揚雄仕新莽,作《劇秦美新論》。有人說其事不確,我們也不深辯,即使其事果確,一部《紫陽綱目》中,類于揚雄、甚于揚雄的人很多,何以未盡用此種書法呢?這都是司馬光諸人把揚雄害了的。

  從前揚雄曾入孔廟,后來因他曾仕王莽,就把他請出來;荀子曾入孔廟,因為言性惡,把他請出來;公伯寧曾入孔廟,因為他毀謗子路,也把他請出來。我所不解者,司馬光何以該入孔廟?揚雄是逆臣,司馬光推尊揚雄,即是逆黨。公伯寧不過口頭毀謗子路罷了,司馬光著《疑孟》一書,反孟子說的話,層層攻訐,對于性善說,公然憤疑,其書流傳到今,司馬光—身,備具了公伯寧、荀卿、揚雄三人之罪,公然得入孔廟,豈非怪事?推其原故,司馬光是二程的好友,哲宗即位之初,司馬光曾薦明道為宗正寺丞,薦伊川為崇政殿說書。司馬光為宰相,連及二程也做官,所以二程入孔廟,連及司馬光也配享。司馬光之人品,本是很好,但律公伯五寮(liao)荀、卿揚、雄三人之例,他就莫得入孔廟的資格,而今公然入了孔廟,我無以名之,直名之曰“徇私”。

  宋儒口口聲聲,尊崇孔子,排斥異端,請問諸葛亮這個人為什么該入孔廟?諸葛亮自比管樂,管樂為曾西所不屑為,孔門羞稱五霸,孟子把管仲說得一錢不值,管仲的私淑弟子,怎么該入孔廟?又諸葛亮手寫申韓,以教后主,可見他又是申韓的私淑弟子,太史公作《史記》,把申韓與老子同傳,還有人說申韓夠不上與老子并列,老子是宋儒痛詆之人,諸葛亮是申韓私淑弟子,乃竟入孔廟,大書特書曰“先儒諸葛亮之位”,這個“儒”字,我不知從何說起?

  劉先主臨終,命后主讀商君書,又不主張行赦,他們君臣要研究的,都是法家的學說,我們遍讀諸葛亮本傳及他的遺集,尋不出“孔子”二字,尋不出《四書》上一句話,獨與管仲商鞅申韓,發生不少的關系,本傳上說他治蜀嚴,又說他“惡無識而不貶”,與孔子所說“赦小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