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八十一章 四川之易學
  袁滋易學,伊川不與之講授,命他入蜀訪求,大約他在四川受的益很多,才自謙不如蜀人,于此可見四川易學之盛。言情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么?

  《宋史·譙定傳》載:“程頤之父珦(xiang),嘗守廣漢,頤與其兄顥(hao)皆隨侍,游成都,見治蔑箍桶者,挾冊,就視之,則易也,欲擬議致詰,而蔑者先曰:‘若嘗學此乎?’因指‘未濟男之窮’以發問,二程遜而問之,則曰‘三陽皆失位也’。兄弟渙然有所省,翌日再過之,則去矣!币链ㄍ砟曜⒁,于未濟卦,后載“三陽失位”之說,并曰:“斯義也,聞之成都隱者!弊阌^宋史所載不虛。據《成都縣志》所載:“二程過箍桶翁時地方,即是省城內之大慈寺!

  譙定傳又載:“袁滋入洛,問易于頤,頤曰:‘易學在蜀耳,盍往求之?’滋入蜀訪問,久之,無所遇,已而見賣醬薛翁于眉邛(qiong)間,與語大有所得!蔽覀兗毻妗耙讓W在蜀”四字,大約二程在四川,遇著長于易的人很多,不只箍桶翁一人,所以才這樣說。

  段玉裁做富順縣知縣,修薛翁祠,作碑記云:“……繼讀東萊呂氏撰常州志,有云。袁道潔聞蜀有隱君子名,物色之。莫能得,末至一郡,有賣香薛翁,旦荷芨(ji)之市,午輒扃(jiong)門默坐,意象靜深,道潔以弟子禮見,且陳所學,叟漠然久之,乃曰:‘經以載道,子何博而寡要也?’與語,未見復去!彼问吩啤懊稼鲩g”,呂氏云“至一郡”,皆不定為蜀之何郡縣,最后讀浚儀王氏《困學紀聞》云:“譙天授之易,得于蜀夷族曩(nang)氏,袁道潔之易,得于富順監賣香薛翁,故曰:‘學無常師!沃豁槺O,即今富順縣也,是其為富順人無疑!保ㄒ姸斡癫谩陡豁樋h志》)究竟薛翁是四川何處人,我們無須深考,總之有這一回事,其人是一個平民罷了。(按宋史作賣醬,呂王作賣香,似應從呂王氏,因東萊距道潔不久,宋史則元人所修也)

  袁滋問易于伊川,無所得,與賣醬翁語,大有所得,這賣醬翁的學問,當然不小,《論語》上的隱者,如晨門、荷蕢(kui)、沮溺、丈人等,不過說了幾句諷世話,真實學問如何,不得而知,箍桶翁和賣醬翁,確有真實學問表現,他二人易學的程度,至少也足與程氏弟兄相埒(lie),賣醬翁僅知其姓薛,箍桶翁連姓亦不傳,真是鴻飛冥冥的高人。

  易學是二程的專長,二人語錄中,談及易的地方,不勝枚舉!端问贰堓d傳》稱:“載嘗坐虎皮,講易水師,聽者甚眾,一夕,二程至,與論易,次日語人曰:‘比見二程,深明易理,吾所不如,汝可師之!纷z講!睋丝梢姸桃讓W之深,然遇箍桶翁則敬謹領教,深為佩服,此翁之學問,可以想見。袁滋易學,伊川不與之講授,命他入蜀訪求,大約他在四川受的益很多,才自謙不如蜀人,于此可見四川易學之盛。

  據《困學紀聞》所說,四川的夷族,也能傳授高深的易學,可見那個時候,四川的文化是很普遍的,《易經》是儒門最重要之書,易學是二程根本之學,與四川發生這樣的關系,這是很值得研究的。

  四川之道教

  道教中各派,俱發源于四川,其原因就是由于漢朝張道陵,在四川鶴鳴山修道,其學流傳民間,分為各派,歷代相傳不絕。

  薛翁說袁道潔博而寡要,儼然道家口吻,他扃門默坐,意象靜深,儼然道家舉止,可見其時道家一派,蜀中也很盛。二程在蜀,當然有所濡染。

  宋儒之學,據學者研究,是雜有方士派,而方士派,蜀中最盛,現在講靜功的人,奉《參同契》和《悟真篇》二書,為金科玉律,此二書均與四川有甚深之關系。

  《悟真篇》是宋朝張伯端(字平叔號紫陽)所著。據他自序是熙寧巳酉年,隨龍國陵公到成都,遇異人傳授?嘉鯇幖河,即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