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七十二章 黨派紛爭
  現在各黨各派,紛爭不已,除挾有成見,意氣用事者外,其他一切紛爭,實由于學說沖突醞釀出來的。言情穿越書更新首發,你只來要調和這種紛爭,依我想,最好是各人把各人所崇奉的學說,徹底研究,又把自己所反對的學說,平心觀察,尋覓二者異同之點,果能反復推求,一定能把真正的道理搜尋出來,彼此之紛爭,立歸消滅。因為宇宙間的真理,只有一個,只要研究得徹底,所得的結果,必定相同。假使有兩人所得結果不同,其中必有一人研究不徹底,或是二人俱不徹底,如果徹底了,斷無結果不同之理,大家的思想,既趨于一致,自然就沒得紛爭了。

  現在各種主義,紛然并立,仿佛世界各國紛然并立一樣,有了國界,此國與彼國,即起爭端,有了主義,此黨與彼黨,即起爭端,將來世界各國,終必混合為一而后止,各種主義,也必融合為一而后止。無所謂國,無所謂主義,國界與主父同歸消滅,這就是大同世界了。著者主張聯合世界弱小民族,攻打列強,可說是順著大同軌道走的,主張各種主義公開研究,也可說是順著大同軌道走的。

  耶教以博愛為主,后來宗教戰爭,同奉耶穌之人,互相焚燒屠殺,殘酷到了極點,與博愛之宗旨,完全背道而馳。倡民約論的人,何嘗不源于悲憫之一念,而其結果,則法國大屠殺,無復絲毫悲憫之念,并非咄咄怪事!著者求其故而不得只好返求之于力學公例。人之思想感情,俱是以直線進行,耶穌、盧梭諸人的信徒,只知朝著他們的目的物奔走,猶如火車、汽車,開足了馬力,向前奔馳,途中人畜,無不被其碾斃一樣,F在身操殺人之柄者,與夫執有手槍、炸彈者,如果明白這個道理,社會上也就受賜不少了。

  歐洲新舊教之爭,施行大屠殺,是學說沖突之關系,法國革命,施行大屠殺,也是學說沖突之關系,學說殺人,至于如此,真令人四顧蒼茫,無從說起。宗教之說,根本上令人懷疑,歐洲殉教諸人,前仆后繼,視死如歸,自我們的目光看去,仿佛吃了迷藥一般,而他們則自以為無上光榮。

  自序?

  人類的思想,自以為自由極了,我們試把牛頓的學說擴大之,把它應用到心理學上,即知道:任你思想如何自由,終有軌道可循,人世上一切事變,無不有力學規律行乎其間,不過一般人習而不察,等于牛頓以前的人,不知有地心引力一樣。

  我生平喜歡研究心理學。于民國九年,作一文曰:《心理與力學》。創出一條臆說:“心理依力學規律而變化!庇辛诉@條臆說,覺得經濟政治外交,與夫人世一切事變,都有一定軌道,于是陸陸續續,寫了些文字,曾經先后發表。

  后來我又研究諸子百家的學說,覺得學術上之演變,也有軌道可循。我們如果知道,從前的學術是如何演變,即可推測將來的學術,當向何種途徑趨去,因成一文曰:《中國學術之趨勢》。自覺此種觀察,恐怕不確,存在篋(qie)中,久未發表。去歲在重慶,曾將原稿交《濟川公報》登載,茲把它印為單行本,讓閱者指正。

  我說:“心理依力學規律而變化!甭務邍L駁我道:“我的思想,行動自由,哪里有什么規律?”殊不知我們受了規律的支配,自己還不覺得。譬如書房里,有一鳥籠,鳥在籠中,跳來跳去,自以為活動自由了,而我們在旁觀之,任它如何跳,終不出籠之范圍。設使把籠打破,鳥在此室中,更是活動自由了,殊不知仍有一個書房,把它范圍著。漢唐以后的儒者,任他如何說,終不出孔子的范圍,周秦諸子和東西洋哲學家,可說是打破了孔子范圍,而他們的思想,仍有軌道可循,既有軌道可循,即是有規律。

  自開辟以來,人類在地球上,行行走走,自以為自由極了。三百年前,出了一個牛頓,發明地心引力,才知道:任你如何走,終要受地心引力的支配,這是業已成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