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五十二章 列五、鐵崖,均系慧生兄好友
  渠二人反對我的學說,結果如此。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發,搜索你就知道了。獨慧生知道,瘋子的學說,用得著,居然活了六十歲。倘循著這條路走去,就再活六十歲也是很可能的。我發明厚黑學二十余年,私淑弟子遍天下,盡都轟轟烈烈,做出許多驚天動地的事業,偏偏同我講學的幾個朋友,列五、鐵崖而外,如廖君緒初、楊君澤溥、王君簡恒、謝君綬青、張君荔丹,對于吾道,均茫無所得,先后憔悴憂傷以死;凵谖岬浪坪跤忻髁说恼J識了,獨不解何以蟄居海上,寂然無聞?得非過我門而不入我室耶?然因其略窺涯涘,亦獲享此高壽,足征吾道至大,其用至妙,進之可以干驚天動地的事業,退之亦可延年益壽。今者遠隔數千里,不獲登堂拜祝,謹獻此文,為慧生兄慶,兼為吾黨勸。想慧生兄讀之,當亦掀髯大笑,滿飲數觴(shang)也。民國二十四年元月,弟宗吾拜撰。

  后來我在重慶,遇著慧生侄又華新自上海歸來,說道:“家叔見此文,非常高興,說道:‘李先生說我還要再活六十歲,那個時候,你們都八九十歲了,恐怕還活我不贏!’”子章骷髏不過愈瘧疾而已,陳琳檄文不過愈頭風而已,我的學說,直能延年益壽。諸君試買一本讀讀,比吃紅色補丸、參茸衛生丸,功效何啻萬倍!

  民國二年,討袁失敗后,我在成都會著一人,瘦而長,問其姓名,為隆昌黃容九。他問了我的姓名,而現驚愕色,說道:“你是不是講厚黑學那個李某?”我說:“是的,你怎么知道?”他說:“我在北京聽見列五說過!蔽蚁耄毫形迥茉诒本┬麄魑岬,一定研究有得,深為之慶幸。民國三年下半年,我在中壩省立第二中校,列五由天津致我一信,歷敘近況及織襪情形,并說當局如何如何與他為難,中有云:“復不肯伈(xin)伈,乞憐于心性馳背之人!”我讀了,失驚道:“噫!列五死矣,知而不行,奈何!奈何!”不久,即聞被逮入京。此信我已裱作手卷,請名人題跋,以為信道不篤者戒。

  列五是民國四年一月七日在天津被逮,三月四日在北京槍斃,如今整整的死了二十一年。我這瘋子的徽號,最初是他喊起的。諸君旁觀者清,請批評一下:“究竟我是瘋的,他是瘋的?”宋朝米芾,人呼之為“米癲”。一日蘇東坡請客,酒酣,米芾起言曰:“人呼我為米癲,我是否癲?請質之子瞻!睎|坡笑曰:“吾從眾!蔽艺堉T君批評,我是不是瘋子?諸君一定說:“吾從眾!惫舸,吾替諸君危矣!且替中華民國危矣!何以故?曰:有張列五的先例在,有民國過去二十四年的歷

  我發明厚黑學,一般人未免拿來用反了,對列強用“厚”字,搖尾乞憐,無所不用其極;對國人用“黑”字,排擠傾軋,無所不用其極,以致把中國鬧得這樣糟。我主張翻過來用,對國人用“厚”字,事事讓步,任何氣都受,任何舊賬都不算;對列強用“黑”字,凡可以破壞帝國主義者,無所不用其極,一點不讓步,一點氣都不受,一切舊賬,非算清不可。

  去歲元旦,華西報的元旦增刊上,我作有一篇文字,題曰《元旦預言》。我的預言,是“中國必興,日本必敗”八個字,這是從我的厚黑史觀推論出來,必然的結果,不過其中未提明“厚黑”二字罷了。今年華西報發元旦增刊,先數日總編輯請我作篇文字。我說:作則必作,但我作了,你則非刊上不可,我的題目,是“厚黑年”三字。他聽了默然不語,所以二十五年華西報元旦增刊,諸名流都有文字,獨莫得厚黑教主的文字,就是這個原因,我認為民國二十五年,是中國的厚黑年,也即是1936年,為全世界的厚黑年。諸君不信,且看事實之證明。

  昔人說:“丈夫不能流芳百世,亦當遺臭萬年!蔽颐駠臧l表《厚黑學》,至今已二十五年,遺臭萬年的工作,算是做了四百分之一,俯仰千古,常以自豪。所以民國二十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