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四十九章 乍見孺子將入于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
  孟子言“乍見孺子將入于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發,搜索你就知道了。怵惕是自己畏死,惻隱是憫人之死。孟子知道人之天性,能因自己畏死,就會憫人之死,怵惕自然會擴大為惻隱,因教人再擴大之,推至于四海。道理本是對的,只因少說了一句“惻隱是從怵惕擴充出來”,又未把“我與孺子同時將入井,此心作何狀態”提出來討論,以致生出宋明諸儒的誤會,以為人之天性一發出來,就是惻隱,忘卻惻隱之上還有怵惕二字。一部宋元明清學案,總是盡力發揮惻隱二字,把怵惕二字置之不理,就流弊百出了。

  怵惕是利己心之表現,惻隱是利人心之表現。怵惕擴大即為惻隱,利己擴大即為利人。荀子知人有利己心,故倡性惡說;孟子知人有利人心,故倡性善說。我們可以說:荀子的學說,以怵惕為出發點;孟子的學說,以惻隱為出發點,譬如竹子,怵惕是第一節,惻隱是第二節。孟子的學說,叫人把利人心擴充出來,即是從第二節生枝發葉。荀子的學說,主張把利己心加以制裁,是怕它在第一節就生枝發葉橫起長,以致生不出第二節。兩家都是勉人為善,各有見地,宋儒揚孟而抑荀,未免不對。我解釋《厚黑經》,曾經說:“漢高祖之分杯羹,唐太宗之殺建成、元吉,是充其本然之厚黑!边@即是竹子在第一節,就生枝發葉橫起長。

  王陽明《傳習錄》說:“孟子從源頭上說來,荀子從流弊說來!避髯铀f,是否流弊,姑不深論,怵惕之上,有無源頭,我們也不必深求,惟孟子所講之惻隱,則確非源頭。怵惕是惻隱之源,惻隱是怵惕之流。陽明所下流源二字,未免顛倒了。

  孟子的學說,雖不以怵惕為出發點,但人有為我之天性,他是看清了的,怵惕二字,是明明白白提出了的。他對齊宣王說:“王如好貨,與民同之!庇终f:“王如好色,與民同之!敝雷约河幸粋我,同時又顧及他人之我,這本是孟子學說最精粹處。無奈后儒乃以為孟子這類話是對時君而言,叫人把好貨好色之根搜除盡凈,別求所謂危微精一者,真是舍了康莊大道不走,反去攀緣絕壁,另尋飛空鳥道來走。

  孟子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庇终f:“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蔽嶙制渥,俱是我字的代名詞。孟子講學,不脫我字;宋儒講學,舍去我字。所以孟子的話,極近人情;宋儒的話,不近人情。例如,程子說:“婦人餓死事小,失節事大!边@是舍去了我字。韓昌黎羑(you)里操說:“臣罪當誅兮天王圣明!背套雍転閲@賞,這也是舍去了我字。其原因就由宋儒讀孺子將入井章,未能徹底研究,其弊流于自己已經身在井中,宋儒還怪他不救孺子。諸君試取宋儒語錄及胡致堂著的《讀史管見》讀之,處處可見。

  孟子的學說,不脫我字,所以敢于說:“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备矣谡f:“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备矣谡f:“君視臣如草芥,則臣視君如寇仇!彼稳宓膶W說,舍去我字,不得不說:“臣罪當誅,天王圣明!

  宋儒創出“去人欲存天理”之說,天理隱貼惻隱二字,把他存起,自是很好,惟人欲二字,界說不清。其流弊至于把怵惕認為人欲,想盡法子去鏟除,甚至有身蹈危階,練習不動心,這即是鏟除怵惕的工作。于是“去人欲,存天理”變成了“去怵惕,存惻隱”。試思:怵惕為惻隱的來源,把怵惕去了,怎樣會有惻隱?何以故呢?孺子為我身之放大形。惻隱為怵惕之放大形,我者圓心也,圓心既無,圓形安有?怵惕既無,惻隱安有?宋儒呂希哲目睹轎夫墜水淹死,安坐轎中,漠然不動。張魏公符離之敗,死人三十萬,他終夜鼾聲如雷,其子南軒,還夸其父心學很精。宋儒自稱上承孟子之學,孟子曰:“今有同室之人斗者救之,雖被發纓冠而救之可也!眳蜗U艿霓I夫,張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