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四十八章 學術上的黑幕
  與政治上的黑幕,是一樣的。尋找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圣人與君主,是一胎雙生的,處處狼狽相依。圣人不仰仗君主的威力,圣人就莫得那么尊崇;君主不仰仗圣人的學說,君主也莫得那么猖獗。于是君主把他的名號分給圣人,圣人就稱起王來了;圣人把他的名號分給君主,君主也稱起圣來了。君主鉗制人民的行動,圣人鉗制人民的思想。君主任便下一道命令,人民都要遵從;如果有人違背了,就算是大逆不道,為法律所不容。圣人任便發一種議論,學者都要信從;如果有人批駁了,就算是非圣無法,為清議所不容。中國的人民,受了數千年君主的摧殘壓迫,民意不能出現,無怪乎政治紊亂;中國的學者,受了數千年圣人的摧殘壓迫,思想不能獨立,無怪乎學術消沉。因為學說有差誤,政治才會黑暗,所以君主之命該革,圣人之命尤其該革。

  我不敢說孔子的人格不高,也不敢說孔子的學說不好,我只說除了孔子,也還有人格,也還有學說?鬃硬⒛袎褐莆覀,也未嘗禁止我們別創異說,無如后來的人,偏要抬出孔子,壓倒一切,使學者的思想不敢出孔子范圍之外。學者心坎上,被孔子盤踞久了,理應把他推開,思想才能獨立,宇宙真理才研究得出來。前時,有人把孔子推開了,同時達爾文諸人就闖進來,盤踞學者心坎上,天下的言論,又熱衷于達爾文諸人,成一個變形的孔子,執行圣人的任務。有人違反了他們的學說,又算是大逆不道,就要被報章雜志罵個不休。如果達爾文諸人去了,又會有人出來執行圣人的任務。他的學說,也是不許人違反的。依我想,學術是天下公物,應該聽人批評,如果我說錯了,改從他人之說,于我也無傷,何必取軍閥態度,禁人批評?

  凡事以平為本。君主對于人民不平等,故政治上生糾葛;圣人對于學者不平等,故學術上生糾葛。我主張把孔子降下來,與周秦諸子平列,我與閱者諸君一齊參加進去,與他們平坐一排,把達爾文諸人歡迎進來,分庭抗禮,發表意見,大家磋商,不許孔子、達爾文諸人高踞我們之上,我們也不高踞孔子、達爾文諸人之上,人人思想獨立,才能把真理研究得出來。

  我對于圣人既已懷疑,所以每讀古人之書,無在不疑。因定下讀書三訣,為自己用功步驟。茲附錄天下:

  第一步,以古為敵:讀古人之書,就想此人是我的勁敵,有了他,就莫得我,非與他血戰一番不可。逐處尋他縫隙,一有縫隙,即便攻入;又代古人設法抗拒,愈戰愈烈,愈攻愈深。必要如此,讀書方能入理。

  第二步,以古為友:我若讀書有見,即提出一種主張,與古人的主張對抗,把古人當如良友,互相切磋。如我的主張錯了,不妨改從古人;如古人主張錯了,就依著我的主張,向前研究。

  第三步,以古為徒:著書的古人,學識膚淺的很多。如果我自信學力在那些古人之上,不妨把他們的書拿來評閱,當如評閱學生文字一般。說得對的,與他加幾個密圈;說得不對的,與他畫幾根杠子。世間俚語村言,含有妙趣的尚且不少,何況古人的書,自然有許多至理存乎其中。我評閱越多,知識自然越高,這就是普通所說的教學相長了。如遇一個古人,知識與我相等,我就把他請出來,以老友相待,如朱晦庵待蔡元定一般。如遇有知識在我上的,我又把他認為勁敵,尋他縫隙,看攻得進攻不進。

  我雖然定下三步功夫,其實并莫有做到,自己很覺抱愧。我現在正做第一步功夫,想達第二步,還未達到。至于第三步,自量終身無達到之一日。譬如行路,雖然把路徑尋出,無奈路太長了,腳力有限,只好努力前進,走一截,算一截。

  以上就是《我對圣人之懷疑》的原文。這原是我滿清末年的思想,民國十六年才整理出來,刊入《宗吾臆談》內。因為有了這種思想,才會發明厚黑學。此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