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四十章 圣人也,厚黑也
  二而一,一而二也。言情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么?莊子說:“圣人不死,大盜不止!笔ト伺c大盜的真相,莊子是看清楚了。跖(zhi)之徒問于跖曰:“盜有道乎?”跖曰:“奚啻其有道也!夫妄意關內中藏,圣也;入先,勇也;出后,義也;知時,智也;分均,仁也。不通此五者而能成大盜者,天下無有!笔ビ铝x智仁五者,本是圣人所做的,跖能竊用之,就成為大盜。反過來說,厚黑二者,本是大奸大詐所做的,人能善用之,就可成大圣大賢。試舉例言之,胡林翼曾說:“只要于公家有利,就是頑鈍無恥的事,我都要干!庇终f:“辦事要包攬把持!彼^頑鈍無恥也,包攬把持也,豈非厚黑家所用的技術嗎?林翼能善用之,就成為名臣了。

  王簡恒和廖緒初,都是我很佩服的人。緒初辦旅省敘屬中學堂和當省議會議員,只知為公二字,什么氣都受得,有點像胡林翼之頑鈍無恥。簡恒辦事,獨行獨斷,有點像胡林翼之包攬把持。有天我當著他二人說道:“緒初得了厚字訣,簡恒得了黑字訣,可稱吾黨健者!睔v引其事以證之。二人欣然道:“照這樣說來,我二人可謂各得圣人之一體了!蔽艺f道:“百年后有人一與我建厚黑廟,你二人都是有配享希望的!

  民國元年,我在成都《公論日報》社內寫《厚黑學》,有天緒初到我室中,見案上寫有一段文字:“楚漢之際,有一人焉,厚而不黑,卒歸于敗者,韓信是也?柘轮,信能忍之,面之厚可謂至矣。及為齊王,果從蒯(kuai)通之說,其貴誠不可言,獨奈何惓(quan)惓于解衣推食之私情,貿然曰:‘衣人之衣者,懷人之憂,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渲灵L樂鐘室,身首異處,夷及三族,謂非咎由自取哉!楚漢之際,有一人焉,黑而不厚,亦歸于敗者,范增是也!本w初把我的稿子讀了一遍,轉來把韓信這一段反復讀之,默然不語,長嘆一聲而去。我心想道:“這就奇了,韓信厚有余而黑不足,范增黑有余而厚不足,我原是二者對舉,他怎么獨有契于韓信這一段?”我下細思之,才知緒初正是厚有余而黑不足的人。他是盛德夫子,叫他忍氣,是做得來,叫他做狠心的事,他做不來;己〉娜,吃著滾水很舒服;患熱病的人,吃著冷水很舒服;緒初所缺乏者,正是一黑字,韓信一段,是他對癥良藥,故不知不覺,深有感觸。

  中江謝綬青,光緒三十三年,在四川高等學堂與我同班畢業。其時王簡恒任富順中學堂監督,聘綬青同我當教習。三十四年下學期,緒初當富順視學,主張來年續聘,其時薪水以兩計。他向簡恒說道:“宗吾是本縣人,核減一百兩,綬青是外縣人,薪仍舊!彼牢覕嗖粫磳λ,故毅然出此。我常對人說:“緒初這個人萬不可相交,相交他,銀錢上就要吃虧,我是前車之鑒!庇幸皇赂尚,其時縣立高小校校長姜選臣因事辭職,縣令王琰備文請簡恒兼任。有天簡恒笑向我說道:“我近日窮得要當衣服了,高小校校長的薪水,我很想支來用。照公事說,是不成問題。像順這一伙人,要攻擊我,我倒毫不睬他,最怕的是廖圣人酸溜溜說道:‘這筆款似乎可以不支吧!憬形疫@個臉放在何處?只好仍當衣服算了!蔽覈L對人說:“此雖偶爾談笑,而緒初之令人敬畏,簡恒之勇于克己,足見一斑!焙髞砦野l明《厚黑學》,才知簡恒這個談話,是厚黑學上最重要的公案。我嘗同雷民心批評:朋輩中資質偏于厚字者甚多,而以緒初為第一。夠得上講黑字者,只有簡恒一人。近日常常有人說:“你叫我面皮厚,我還做得來,叫我黑,我實在做不來,宜乎我做事不成功!蔽艺f:“特患你厚得不徹底,只要徹底了,無往而不成功。你看緒初之厚,居然把簡恒之黑打敗,并且厚黑教主還送了一百銀子的贄(zhi)見。世間資質偏于厚字的人,萬不可自暴自棄!

  相傳凡人的頸子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