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三十九章 同盟會
  我在高等學堂的時候,許多同鄉同學的朋友都加入同盟會。友情提示這本書第一更新網站,百度請搜索有個朋友曾對我說:“將來我們起事,定要派你帶一支兵!蔽衣犃朔浅8吲d,心想古來當英雄豪杰,必定有個秘訣,因把歷史上的事匯集攏來,用歸納法搜求他的秘訣。經過許久,茫無所得。宣統二年,我當富順中學堂監督(其時校長名曰監督)。有一夜,睡在監督室中,偶然想到曹操、劉備、孫權幾個人,不禁捶床而起曰:“得之矣!得之矣!古之所謂英雄豪杰者,不外面厚心黑而已!”觸類旁通,頭頭是道,一部二十四史,都可一以貫之。那一夜,我終夜不寐,心中非常愉快,儼然像王陽明在龍場驛大徹大悟,發明格物致知之理一樣。

  我把厚黑學發明了,自己還不知這個道理對與不對。我同鄉同學中,講到辦事才,以王簡恒為第一,雷民心嘗呼之為“大辦事家”。適逢簡恒進富順城來,我就把發明的道理,說與他聽,請他批評。他聽罷,說道:“李宗吾,你說的道理,一點不錯。但我要忠告你,這些話,切不可拿在口頭說,更不可見諸文字。你盡管照你發明的道理埋頭做去,包你干許多事,成一個偉大人物。你如果在口頭或文字上發表了,不但終身一事無成,反有種種不利!蔽也宦犃加阎,竟自把它發表了,結果不出簡恒所料。諸君!諸君!一面讀《厚黑學》,一面須切記簡恒真言。

  我從前意氣甚豪,自從發明了厚黑學,就心灰意冷,再不想當英雄豪杰了。跟著我又發明“求官六字真言”、“做官六字真言”及“辦事二妙法”。這些都是民國元年的文字。反正后許多朋友,見我這種頹廢樣子,與從前大異,很為詫異,我自己也莫名其妙。假使我不講厚黑學,埋頭做去,我的世界或許不像現在這個樣子。不知是厚黑學誤我,還是我誤厚黑學。

  《厚黑學》一書,有些人讀了,慨然興嘆,因此少出了許多英雄豪杰。有些人讀了,奮然興起,因此又多出了許多英雄豪杰。我發明厚黑學,究竟為功為罪,只好付諸五殿閻羅裁判。

  我發表《厚黑學》的時候,念及簡恒之言,遲疑了許久。后來想到朱竹垞所說:“寧不食兩廡(wu)豚肩,《風懷》一詩,斷不能刪!眾^然道:“英雄豪杰可以不當,這篇文字不能不發表!本鸵闳粵Q然,提筆寫去,而我這英雄豪杰的希望,從此就斷送了,讀者只知厚黑學適用,哪知我是犧牲掉一個英雄豪杰換來的,其代價不為不大。

  其實朱竹垞刪去《風懷》一詩,也未必能食“兩廡豚肩”;我把厚黑學秘為獨得之奇,也未必能為英雄豪杰。于何征之呢?即以王簡恒而論,其于吾道算是獨有會心,以他那樣的才具,宜乎有所成就,而孰知不然。反正時,他到成都,張列五委他某縣知事,他不干,回到自流井。民國三年,討袁之役,熊楊在重慶獨立,富順響應,自流井推簡恒為行政長。事敗,富順廖秋華、郭集成、刁廣孚被捕到瀘州,廖被大辟,郭、刁破家得免,簡恒東藏西躲,晝伏夜行,受了雨淋,得病,纏綿至次年死,身后非常蕭條。以簡恒之才具之會心,還是這樣的結果,所以讀我《厚黑學》的人,切不可自命為得了明人的指點,即便自滿。民國元年,我到成都,住童子街《公論日報》社內,與廖緒初、謝綬青、楊仔耘諸人同住,他們再三慫恿我把《厚黑學》寫出來。緒初并說道:“你如果寫出來,我與你作一序!蔽蚁耄骸熬w初是講程朱學的人,繩趨矩步,朋輩呼之為‘廖大圣人’,他都說可以發表,當然可以發表!蔽宜熘鹑諏懭,我用的別號,是獨尊二字,取“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之意,緒初用淡然的別號作一序曰:“吾友獨尊先生,發明厚黑學,成書三卷,上卷《厚黑學》,中卷《厚黑經》,下卷《厚黑傳習錄》,嬉笑怒罵,亦云苛矣。然考之中外古今,與夫當世大人先生,舉莫能外,誠宇宙至文哉!世欲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