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三十七章 吾道分上中下三乘
  前面所說,第一步是下乘,第二步是中乘,第三步是上乘。言情內容更新速度比火箭還快,你敢不信么?我隨緣說法,時而說下乘,時而說中乘、上乘,時而三乘會通來說。聽者往往覺得我的話互相矛盾,其實始終是一貫的,只要知道吾道分上中下三乘,自然就不矛盾了。我講厚黑學,雖是五花八門,東拉西扯,仍滴滴歸源,猶如樹上千枝萬葉,千花百果,俱是從一株樹上生出來的,枝葉花果之外,別有樹之生命在!督饎偨洝吩唬骸叭粢陨娢,若以聲音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敝T君如想學厚黑學,須在佛門中參悟有得,再來聽講。

  我民國元年發表《厚黑學》,勤勤懇懇,言之不厭其詳,乃領悟者殊少。后閱《五燈會元》及《論語》、《孟子》等書,見禪宗教人以說破為大戒;孔子“舉一隅,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孟子“引而不發,躍如也”;然后知禪學及孔孟之說盛行良非無因。我自悔教授法錯誤,故十六年刊《宗吾臆談》,厚黑學僅略載大意,出言彌簡,屬望彌殷。噫!“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笔雷鹫f法四十九年,厚黑學是內圣外王之學,我已說二十四年,打算再說二十六年,湊足五十年,比世尊多說一年。

  有人勸我道:“你的怪話少說些,外面許多人指責你,你也應該愛惜名譽!蔽业溃骸拔矣幸蛔跃Z:‘名譽,吾尤愛真理!捴f得說不得,我內斷于心,未下筆之先,遲回審慎,既著于紙,聽人攻擊,我不答辯。但攻擊者說的話我仍細細體會,如能令我心折,即自行修正!

  有個姓羅的朋友,留學日本歸來,光緒三十四年,與我同在富順中學堂當教習。民國元年,他從懋功知事任上回來,我在成都學道街棧房內會著他,他把任上的政績告訴我,頗為得意。后來被某事詿誤,官失掉了,案子還未了結,言下又甚憤恨。遂談及厚黑學,我細細告訴他,他聽得津津有味。我見他聽入了神,猝然站起來,把桌子一拍,厲聲說道:“羅某!你生平做事,有成有敗,究竟你成功的原因,在什么地方?失敗的原因,在什么地方?你摸著良心說,究竟離脫這二字沒有?速說!速說!不許遲疑!”他聽了我的話,如雷貫耳,呆了許久,嘆口氣說道:“真是沒有離脫這二字!”此君在吾門,可稱頓悟。

  我告訴讀者一個秘訣,大凡行使厚黑學,外面定要糊一層仁義道德,不能赤裸裸地顯露出來。王莽之失敗,就是由于后來把它顯露出來的緣故。如果終身不露,恐怕至今孔廟中,還有王莽一席地。韓非子說:“陰用其言而顯棄其身!边@個法子,諸君不可不知。假如有人問你:“認得李宗吾否?”你須放出一種很莊嚴的面孔說道:“這個人壞極了,他是講厚黑學的,我認他不得!笨陔m如此說,心中卻供一個“大成至圣先師李宗吾之神位”。果能這樣做,包管你生前的事業驚天動地,死后還要在孔廟中吃冷豬肉。我每聽見有人說道:“李宗吾壞極了!”我就非常高興道:“吾道大行矣!”

  還有一層,前面說“厚黑上面,要糊一層仁義道德”,這是指遇著道學先生而言,假如遇著講性學的朋友,你向他講仁義道德,豈非自討莫趣?此時應當糊上“戀愛神圣”四字。若遇著講馬克思的朋友,就糊上“階級斗爭,勞工專政”八字,難道他不喊你是同志嗎?總之,厚黑二字是萬變不離其宗,至于表面上應該糊以什么,則在學者因時因地,神而明之。

  《宗吾臆談》中,載有求官六字真言、做官六字真言及辦事二妙法,許多人問我是怎樣的,茲把原文照錄于下:

  我把《厚黑學》發布出來,有人向我說:“你這門學問,博大精深,我們讀了,不能受用,請你指示點切要門徑!蔽覇枺骸澳愕囊馑即蛩阕鍪裁?”他說:“我想做官!蔽矣谑莻魉蠊倭终嫜裕骸翱、貢、沖、捧、恐、送!贝肆志闶秦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