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三十章 愛親愛國愛妻,原是一理。
  心中有了愛,表現出來,在親為孝,在國為忠,在妻為怕,名詞雖不同,實際則一也。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發,搜索你就知道了。非讀書明理之士,不知道忠孝,同時非讀書明理之士,不知道怕。鄉間小民,往往將其妻生捶死打,其人率皆蠢蠢如鹿豕(shi),是其明證。

  舊禮教注重“忠孝”二字,新禮教注重“怕”字,我們如說某人怕老婆,無異譽之為忠臣孝子,是很光榮的。孝親者為“孝子”,忠君者為“忠臣”,怕老婆者當名“怕夫”。舊日史書有“忠臣傳”,有“孝子傳”,將來民國的史書,一定要立“怕夫傳”。

  一般人都說四川是民族復興根據地,我們既負了重大使命,希望外省的朋友,協同努力,把四川的省粹,發揚光大,成為全國的重心,才可收拾時局,重整山河,這是可用史事來證明的。

  東晉而后,南北對峙,歷宋齊梁陳,直到隋文帝出來,才把南北統一,而隋文帝就是最怕老婆的人。有一天獨孤皇后發了怒,文帝嚇極了,跑在山中,躲了兩天,經大臣楊素諸人,把皇后的話說好了,才敢回來。兵法曰:“守如處女,出如脫兔!迸陆浽唬骸耙娖奕缡,見敵如虎!彼逦牡壑y一天下也宜哉!閨房中見了老婆,如鼠子見了貓兒,此守如處女之說也;戰陣上見了敵人,如猛虎之見群羊,此出如脫兔之說也!读凝S》有曰:“將軍氣同雷電,一入中庭,頓歸無何有之鄉;大人面若冰霜,比到寢門,遂有不堪問之處!蔽┢淙胫型ザ鵁o何有,才能氣同雷電,惟其到寢門而不堪問,才能面若冰霜,彼蒲松齡烏足知之。

  隋末天下大亂,唐太宗出來,掃平群雄,平一海內。他用的謀臣,是房玄齡,史稱“房謀杜斷”。房是極善籌謀之人,獨受著他夫人之壓迫,無法可施,忽然想到唐太宗是當今天子,當然可以制伏她,就訴諸太宗。太宗說:“你喊她來,等我處置她!蹦闹刻珟拙湓,就說得太宗啞口無言,私下對玄齡道:“你這位太太,我見了都害怕,此后你好好服從她的命令就是了!碧谝娏顺甲拥睦掀哦己ε,真不愧開國明君。當今之世,有志削平大難者,他幕府中總宜多延請幾個房玄齡。

  我國歷史上,不但要怕老婆的人才能統一全國,就是偏安一隅,也非有怕老婆的人不能支持全局。從前東晉偏安,全靠王導、謝安,而他二人,都是怕學界的先進。王導身為宰相,兼充清談會主席,有天手持麈(zhu)尾,坐在主席位上,正談得高興,忽報道“夫人來了”,他連忙跳上犢車就跑,把麈柄顛轉過來,用柄將牛兒亂打。無奈牛兒太遠,麈柄太短,王丞相急得沒法。后來天子以王導功大,加他九錫,中有兩件最特別之物,曰“短轅犢”、“長柄麈”。從此以后王丞相出來,牛兒挨得近近的,手中麈柄是長長的,成為千古美談。孟子曰:“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慮患也深,故達!蓖踟┫鄬τ谒姆蛉,真可謂孤臣孽子了,宜其事功彪柄。

  苻堅以百萬之師伐晉,謝安圍棋別墅,不動聲色,把苻堅殺得大敗,其得力全在一個怕字!爸芷胖贫Y”,這個典故,諸君想還記得,謝安的太太,把周公制下的禮改了,用以約束丈夫。謝安在他夫人名下,受過這種嚴格教育,養成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的習慣,苻堅怎是他的敵手?

  苻堅伐晉,張夫人再三苦諫,他怒道:“國家大事,豈婦人女子所能知?”這可謂不怕老婆了,后來淝水一戰,望見八公山上草木,就面有懼色,聽見風聲鶴唳,皆以為晉兵,他膽子怯得個這樣,就是由于根本上欠了修養的緣故。觀于謝安苻堅,一成功,一失敗,可以憬然悟矣。

  有人說外患這樣的猖獗,如果再提倡怕學,養成怕的習慣,日本一來,以怕老婆者怕之,豈不亡國嗎?這卻不然,從前有位大將,很怕老婆,有天憤然道:“我怕她做甚?”傳下將令,點集大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