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十八章 怵惕與惻隱,同是一物。
  天理與人欲,也同是一物,猶之燒房子者是火,煮飯者也是火,宋明諸儒,不明此理,把天理人欲看為截然不同之二物。友情提示這本書第一更新網站,百度請搜索陽明能把知行二者合而為一,能把明德親民二者合而為一,能把格物致知誠意正心修身五者看做一事,獨不能把天理人欲二者看做一物,這是他學說的缺點,門人這一問,正擊中他的要害,所以就動起氣來了。

  究竟“剜肉做瘡”四字,怎樣講呢?“肉”喻天理,“瘡”喻人欲,剜肉做瘡者,誤天理為人欲,去人欲即傷及天理也。門人的意思,即是說:“我們如果見了一星之火,即把它撲滅,自然不會有燒房子的事,請問拿甚么東西來煮飯呢?換言之,把好貨之心連根去盡,人就不會吃飯,豈不餓死嗎?把好色之心連根去盡,就不會有男女居室之事,人類豈不滅絕嗎?”這個問法,何等厲害!所以陽明無話可答,只好憤然作色。此由陽明沿襲宋儒之說,力辟告子,把“生之謂性”和“食色性也”二語,欠了體會之故。

  陽明研究孟荀兩家學說,也未徹底!秱髁曚洝份d陽明之言曰:“孟子從源頭上說來,荀子從流弊上說來!蔽覀冊嚹妹献铀f“怵惕惻隱”四字來研究,由怵惕而生出惻隱,怵惕是“為我”之念,惻隱是“為人”之念,“為我”擴大,則為“為人”。怵惕是源,惻隱是流。荀子學說,從“為我”二字發出,孟子學說從“為人”二字發出。荀子所說,是否流弊,姑不深論,怵惕之上,是否尚有源頭,我們也不必深考,惟孟子所說惻隱二字,確非源頭。陽明說出這類話,也是由于讀孟子書,忘卻惻隱上面還有“怵惕”二字的緣故。

  《傳習錄》是陽明早年講學的語錄,到了晚年,他的說法,又不同了!洱埾Z錄》載,錢緒山謂“無善無惡心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四語,是師門定本。王龍溪謂:“若悟得心是無善無惡之心,亦即是無善無惡之意,知即是無善無惡之知,物即是無善無惡之物!睍r陽明出征廣西,晚坐天泉橋上,二人因質之。陽明曰:汝中(龍溪字)所見,我久欲發,恐人信不及,徒增躐等之弊,故含蓄到今,此是傅心秘藏,顏子問道所不敢言。今既說破,亦是天機該發泄時,豈容復秘!陽明至洪都,門人三百余人來請益,陽明曰:“吾有向上一機,久未敢發,以待諸君之自悟,近被王汝中拈出,亦是天機該發泄時!泵髂陱V西平,陽明歸,卒于途中。龍溪所說,即是將天理人欲打成一片,陽明直到晚年,才揭示出來。因此知:門人提出剜肉做瘡之問,陽明正色斥之,并非說他錯了,乃是恐他躐(lie,踐踏)等。

  錢德洪極似五祖門下之神秀,王龍溪極似慧能。德洪所說,即神秀“時時勤拂拭”之說也,所謂漸也。龍溪所說,即慧能“本來無一物”之說也,所謂頓也。陽明曰:“汝中須用德洪功夫,德洪須透汝中本旨,二子之見,止可相取,不可相病!贝祟D悟漸修之說也!洱埾Z錄》所講的道理,幾于《六祖壇經》無異。此由心性之說,惟佛氏講得最精,故王門弟子,多歸佛氏,程門高弟,如謝上蔡、楊龜山諸人,后來也歸入佛氏。佛家言性,亦謂之無善無惡,與告子之說同。宇宙真理,只要研究得徹底,彼此雖不相師,而結果是相同的。陽明雖信奉孟子性善說,卒之倡出“無善無惡心之體”之語,仍走入告子途徑。儒家為維持門戶起見,每曰“無善無惡,是為至善”。這又流于詭辯了,然則我們何嘗不可說“無善無惡,是為至惡”呢?

  有人難我道:告子說:“性無善無不善!标柮髡f:“無善無惡心之體!币粋言性,一個言心之體,何為混為一談?我說道:性即是心之體,有陽明之言可證。陽明曰:“心統性情,性心體也,情心用也,夫體用一源也。知體之所以為用,則知用之所以為體矣!毙约词切闹w,這是陽明自己加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