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厚黑學:全本珍藏版 > 第十三章 自序一
  我的思想,好比一株樹。友情提示這本書第一更新網站,百度請搜索厚黑學是思想之出發點,等于樹根;因厚黑學而生出一條臆說,“心理依力學規律而變化”,等于樹身。

  民國元年,我在成都《公論日報》上發表一文,題曰《厚黑學》,謂:古今成功之英雄,無一非面厚心黑者。這本是一種游戲文字,不料自此以后,“厚黑學”三字,遂傳播四川,成一普通名詞。我自己也莫名其妙,心想:此等說法,能受一般人歡迎,一定與心理學有關系,繼續研究下去,始知厚黑學是淵源于性惡說,在學理上是有根據的,然私心終有所疑。遍尋中外心理學書讀之,均不足解我之疑,乃將古今人說法盡行掃去,另用物理學的規律來研究心理學,覺得人心之變化,處處是跟著力學規律走的。從古人事跡上、今日政治上、日用瑣事上、自己心坎上、理化數學上、中國古書上、西洋學說上、四面八方,印證起來,處處可通,乃創一臆說:“心理依力學規律而變化!泵駠拍,寫一文曰《心理與力學》,藏之篋中,未敢發表,十六年方刊入拙著《宗吾臆談》內。茲特重加整理,擴大為一單行本。

  我這《心理與力學》一書,開始于民國九年,今為民國二十七年,歷時十八年,而此書淵源于厚黑學。我研究厚黑學,始于滿清末年,可說此書之成,經過三十年之久。記得唐朝賈島作了兩句詩:“獨行潭底影,數息樹邊身!弊约号溃骸岸淙甑,一吟雙淚流!蔽医袢瞻l表此書,真有他那種感想。

  我的思想,好比一株樹。厚黑學是思想之出發點,等于樹根;因厚黑學而生出一條臆說,“心理依力學規律而變化”,等于樹身;其他所寫《社會問題之商榷》、《考試制之商榷》、《中國學術之趨勢》,與夫最近所寫的《制憲與抗日》等書,都是以“心理依力學規律而變化”這條臆說為根據,等于樹上生出的枝葉花果。故我所寫的文,雖種種不同,實是一貫。

  去歲遇川大教授福建江超西先生,是專門研究物理的,并且喜歡研究易學,是博通中外的學者。我把稿子全部拿與他看,把所有疑點提出請教。承蒙一一指示,認為我這種說法講得通,并賜序一篇,我是非常感激。然而我終不敢自信,請閱者不客氣地賜教。

  我研究這個問題,已經鬧得目迷五色,文中種種說法,對與不對,自己無從知道。我重在解釋心中疑團:閱者指駁越嚴,我越是感激,絕不敢答辯一字。諸君賜教的文字,可在任何報章雜志上發表,發表后,請惠贈一份,交成都《華西日報》轉交,以便改正。

  民國二十七年一月十三日,富順李宗吾,于成都

  自序二?

  人藏其心,不可測度,與瓷杯之分子相同,所以心理變化,如珠走盤,橫斜曲直,不可得知,所可知者,必不出此盤而已。人持弓箭,朝東射,朝西射,我們不能預知,但一射出來,其箭必依拋物線進行,這即是力之規律。我所謂心理變化有規律可循者,亦就是也。

  我發表此書后,得著不少的批評,使我獲益匪淺,至為感謝。除全部贊成和全部否認者外,其有認為大致不差,某某點尚應該改者,我已遵照修改。有些地方,雖經指示,而我認為尚應商酌者,則暫仍其舊,請閱者再加指正。所有賜教文字,請交重慶《國民公報》轉交,以便再加修改。

  讀者常駁我道:“人之心理,變化不測,哪里會有規律?”我說:物理也是變化不測,何以又有規律?今之科學家,研究物理,可謂極精了。我們試取一瓷杯,置之地上,手執一鐵錘,請問:此錘擊下去,此杯當成若干塊?每塊形狀如何?恐怕聚世界科學家研究之,無一人能預知,所可知者,鐵錘擊下,此杯必破裂而已。何也?杯子內部分子之構造,無從推測也,我們不能因此就說,物理變化,無有規律。人藏其心,不可測度,與瓷杯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