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小說騎士 > 玄幻奇幻 > 從文抄公到全大陸巨星 > 第三十章 我想學逃跑的
  見著酒老對于自己的猜想沒有一點興趣,他就知道自己猜錯了,聽到人家詢問自己修煉的時,早就想好措辭的他一本正經道:“我也不知道,就這小破城,誰會教我,反正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夢里面有一個看不清面容的老爺爺,他瘸著一條腿,說,你我有緣,如果你能找到我,我就收你為徒,傳授你吊打天下的大神通,你如果不相信,我可以現在讓你成為修煉者。

  然后,那人向著我一點,我一下驚醒,就發現自己已經從一個普通人,成為現在的筑基一重天了。”

  宋仁說得很認真,最后連他自己都差點相信了。

  這是一尊大佬啊,自己這個時候不主動點,以后就虧大發了。

  看著宋仁一板一眼的說著,酒老突然笑了,這小子的嘴比他老爹還能忽悠,以前一直挺孤單的,偶爾宋仁頭過來陪他喝個酒,聊個天,但也沒這小子嘰里呱啦,天馬行空一大堆。

  他用抹布擦了擦桌子,偏過頭:“也就是說,夢里是我指導你來的,然后讓你拜我為師?”

  宋仁立馬湊錢,重重點著頭,眼睛放光:“對的對的,你想起來了?”

  “我想起個屁,油嘴滑舌的,不過,老夫我閑著也是閑著,你現在不是上學嗎,這是我釀的新酒——蓮花白,給我的酒做一首詩詞,如果我覺得還行,倒是可以免費傳授你一門神通,怎么樣,劃算吧?”酒老語氣一轉道。

  宋仁頓時來了精神:“你確定?”

  “確定,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把握住這次機會了。”酒老道。

  宋仁心里狂喜,這老小子果然有貨,不過做酒的詩,對他而言,太簡單了,以前上學,可沒被語文老師逼著背各種古詩詞和文言文。

  很快,他心里就出現了一首相關的酒詩,不過不能做的這么容易,這樣只會讓人家覺得他吃虧了,不肯教好的神通。

  這一刻,宋仁開始了他的表演功能,皺著眉頭,一臉的思索,開始在不大的酒肆里來回踱步,時不時用手打著拍子,又搖頭煩躁的撇開。

  看著宋仁的樣子,酒老無聲的笑了,其實,枯燥的生活,每天如果有這樣一個人來陪他,其實也挺不錯的,以前怎么就沒發現呢。

  被人囚禁了那么久,也孤獨了那么久,原本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但,終究騙不了自己。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偶爾有客人進來打點酒,話不多,只是好奇的看著堂內,眉頭緊皺的少年。

  夕陽西下,整座平安城都被染成了橘黃色,門口時不時有暮歸的行人,影子被拉的老長,這都快一個小時了,再不回去,老爹還以為自己做了什么事,被文淵先生留下來懲罰呢,當然,更重要的是,醞釀的差不多了,來時忘了沒上廁所,現在憋的慌。

  “啊,有了,你看這樣行嗎。”宋仁突然一臉的‘驚喜’起來,這讓的酒老好奇看過來。

  宋仁干咳兩下,踱了七步,張嘴道: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風退盡,云自傷,恨酒催柔腸,一抹暗創,幾度癡狂。

  瞎湊完一首詩后,宋仁一臉的期待,純粹只是想和宋仁開個玩笑的酒老,在認真聽完后,卻是沉默了下來。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酒老反復咀嚼著這兩句,最后不知道回憶起了什么,一陣苦笑。

  久久后,他抬頭看向宋仁:“勉強,還算湊合,我不會收你為徒的,但是也會信守諾言的,想學什么?”

  宋仁一聽,頓時狂喜,脫口而出:“我要學一門逃跑的神通,越遠越好。”

  原本還因為宋仁的詩句將他感動的酒老,下一刻就怔住了。

  你剛才說什么?逃跑?我給你選擇這般好的神通之法,你竟然只想要逃跑的?你小子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云南福彩网官方首页